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二百零二章 祸害茶庄

第二百零二章 祸害茶庄


“原来张掌柜是想要抵押担保,这自然没问题。只是我很好奇,张掌柜既然知道我在打压票券价格,为何还愿意再拆借票券给我?”,说着,陈掌柜朝着身后的护卫挥了挥手。

        陈掌柜身后的护卫上前,解下身上斜挎着的一个布包递给了陈掌柜。

        “就是张掌柜不说,我今日东西也都带齐全了,这里是我恒润商号所有的店铺、物资、房契、地契等,价值两百万两,只多不少,张掌柜可以找人核算一下。之前我已经在日升隆拆借了八十万两的票券,今日就拿这些做抵押担保,再拆借一百万两的票券,如果张掌柜没有问题,我们现在就签订文书吧。”

        张杰没有看桌上的那一堆东西,而是盯着陈掌柜道:“你我同在苏州府经商,经商的根本便是买卖,既然陈掌柜都有压上全部身家的底气,我日升隆又怎么会退缩呢?一局精彩的博弈,若是没了合格的对手,该是一种多么遗憾的事情。”

        说完,张杰朝着身旁的一个日升隆的朝奉挥了挥手,那人上前将桌上的各种契书拿下去查验。

        不多时,日升隆的朝奉查验结束,他将契书放回桌上,在张杰耳边轻声耳语了几句。

        张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陈掌柜道:“抵押物品没有问题,价值超过两百万两。”

        陈掌柜笑笑,“那就请张掌柜起草抵押拆借文书吧。”

        日升隆的朝奉取来笔墨纸砚,先是将陈掌柜带来的契书一一登录,然后递给了张杰,张杰照着登录的名目拟了两份拆借文书。

        陈掌柜看过无误,二人在文书上用了印。

        “不知陈掌柜今日又要拆借哪些票券?”

        陈掌柜将袖中早已备好的票券种类数量递上,日升隆的朝奉接了,不多时,便将陈掌柜罗列的票券送了过来。

        跟着陈掌柜的护卫接过装着票券的箱子,陈掌柜起身朝着张杰拱手告辞。

        张杰端起茶杯哈哈大笑道:“陈掌柜何必如此心急?这可是上好的明前龙井,陈掌柜此时不多喝一些,十日后怕是再想喝就难了。”

        陈掌柜听了张杰的话,抬起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他面上因为对张杰的无礼有些愠怒之色,但当他回过头时,又变回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张掌柜多虑了,日升隆虽是我大明第一商号,但不知在苏州府有多少存银?若是从全大明往苏州府调银十日时间可够?即便是够了,又不知这中间要赔上多少,张掌柜还是自己多喝一些吧,毕竟您只是日升隆的二掌柜不是?”

        张杰闻言,立刻站起身道:“你这话何意?”

        陈掌柜笑了笑,“蚂蚁多了咬死象,我劝张掌柜还是赶紧请山西的日升隆大掌柜前来苏州府主持大局吧,否则这游戏,还真的会少了许多乐趣,告辞。”

        说完,陈掌柜再不停留,转身带着护卫离开。

        待陈掌柜走后,张杰皱着眉头仔细的想着陈掌柜临走时的话,想找出他话里的玄机,只是想了许久,也没能想明白他到底用什么办法能够翻身,几百万两银子的票券,八家联合商号吃下并不算难事,何况还有万裕泰的财神。

        “哼,死鸭子嘴硬,不过十几家商号也敢叫做群蚁?”,张杰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除了日升隆,其他八家联合商号里都在上演着相同的抵押拆借的戏码。

        就在八家联合商号和十几个掌柜的签署了拆借文书后没过多久,但凡属于八家联合商号的钱庄、当铺、印子局外面全部换了新的收券牌子,价格足足比之前高了三成。

        而在八家商号统一涨价之时,万裕泰的钱庄、当铺和印子局却全部关门了,外面也换上了新的牌子,只是牌子上面写的却不是收券的价码,而是“东主告病,歇业十日”。

        那些路过的百姓看了这牌子纷纷鄙视,这理由也太过糊弄,万裕泰的东家明明就在观前街的茶铺里面好好的,竟说东主告病。

        万裕泰观前街的茶庄,钱财正满头大汗的应付着前来兑券的百姓,原本开着的五个档口已经减到了四个,如此一来更引起了兑券百姓的不满,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长的兑券队伍,万裕泰茶庄不仅不增加档口反倒还在减少。

        正在那些排队的百姓表达不满之时,万裕泰茶庄的档口又减了一个。

        这下不仅后面排队的百姓不愿意了,就是排在前面的百姓也愤慨起来,开始同仇敌忾的讨伐万裕泰东主钱财和掌柜。

        万裕泰茶庄的掌柜不知道钱财为何要减少档口,明明库房里的茶叶还足以兑付,如此明目张胆的减少供货,只会引起骚乱,不过这掌柜也问过钱财,只是钱财就是不肯说,那茶庄掌柜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应付。

        过了午时,万裕泰茶庄的兑券档口已经减到只剩一个了,那些前来兑券的百姓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茶庄内一些性子火爆的百姓直接爬上万裕泰的柜台将那些封起的档口砸开,而外面的百姓则是捡起地上的石块朝着万裕泰的招牌砸去,离得近的百姓已经准备回家搬梯子前来拆招牌了。

        这时茶庄的掌柜已经无法控制住局面了,钱财不得不顶上去,柜台他是不敢出的,只是弯着腰将头凑到窗口道:“各位乡亲,我是万裕泰的东家,还请各位不要急躁,听我一言。”

        一听是万裕泰的东主,这些前来兑券的百姓才稍微安静了一些。

        钱财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道:“今日敝点人手实在是有些不足,确实开不了那么多档口,还请乡亲们见谅,但是我保证给各位乡亲将手里的票券都兑换掉。”

        钱财话音方落,就见人群中一只破烂的草鞋飞了过来,钱财反应不及,那草鞋正好穿过小窗将鞋底印在了他堆满了笑容的脸上,然后顺着他肥胖的脸滑落,掉在了窗口里面的柜台之上,隐隐约约,还有一股臭脚丫子味从那草鞋里传出。

        钱财顿时大怒,朝着外面吼道:“愚昧不堪,你们今日一股脑的来挤兑,哪家商号库房里会有这么多的货物来给你们兑换,竟然敢用草鞋丢我,既然与你们说不通,你们就在这里慢慢挤兑吧,等万裕泰被你们挤兑的关门了,你们手里的票券就成了一堆废纸了,你们好好想想,到底是来慢慢兑换好,还是让手里的票券变成废纸好。”

        说完,钱财不等百姓们反应过来就一溜烟的从后门溜了,留下个烂摊子交给了苦苦支撑了半日的茶庄掌柜。

        百姓见钱财溜走,只觉得他那番话是被打之后恼羞成怒,才口不择言说了实话,这些人心里此时有如明镜,万裕泰要完了。

        如此一来,他们更觉得手里高价买来的茶券有些烫手,只有立刻兑成了现茶心里才安,谁知道这万裕泰茶庄库房里的茶到底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原本还在外面排队的百姓也已经顾不上什么排队了,一窝蜂的朝着茶庄里面拥去。

        茶庄掌柜被那些手里拿着大把茶券大声叫骂的百姓弄的焦头烂额,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在那里一个个的兑换,后面涌进来的百姓见挤不到前面去,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有人在人群中大喊一声:“万裕泰茶庄倒闭了,东主要跑路了,你们手里的票券就要成废纸了,快抢啊,能抢到一点是一点。”

        此时的万裕泰茶庄之中已是一片狼藉,再加上有人引导,那些原本还准备排队兑换的百姓一时热血上头,跟着捣乱的人就朝茶庄里那些摆在柜台外面装茶的青花陶瓷大罐跑去,力气大些的抱着罐子就跑。

        只是此时茶庄里面人满为患,还有那么多没有兑换到茶的百姓哪会甘心看着一人就抱着那么大一罐茶离开,一番拉扯之下,那青花陶瓷大罐摔在地上应声而碎。

        听到陶瓷碎裂的声音,茶庄里的百姓不过是沉寂了那么弹指的时间,接着茶庄里的几十个陶瓷青花大罐就想起了“乒乒乓乓”的的响声,几十个大罐瞬间被砸碎,那些靠的近的百姓顿时上千哄抢起来。

        茶庄掌柜见局面已经失控,他哪还敢再在这里多待片刻,招呼身旁的几个伙计拿上柜台里面银子、票券和账本也学着钱财的样子从后门溜了,连柜台里面用来兑付的几大布袋茶叶也不管了。

        茶庄掌柜和几个伙计出了后门,就见不远处一辆油顶马车停在了那里,钱财靠在车旁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几人。

        茶庄掌柜见钱财竟等在那里没走,这让他有些意外,只是后面的局势容不得他多想,带着几个伙计就朝马车跑去。

        几人气喘吁吁的跑到钱财身前,茶庄掌柜将怀里抱着的银票、现银、票券和账本一股脑的丢给钱财,此时他已经顾不得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了,开口抱怨道:“老爷,这些您先收好吧,今日您可算是把庄子害苦了,您平日里那么精明,怎么说出那么一番不计后果的话?这茶庄算是废了。”

        钱财又将茶庄掌柜丢过来的东西重新扔还给他,道:“你当老爷是那么愚蠢的人吗?走,我们继续祸害其他店铺去。”

        那茶庄掌柜听的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老爷是故意而为?可是难道真有人会嫌钱烫手祸害自家产业吗?

        钱财见这茶庄掌柜还在发愣,不由笑道:“过几日你就懂了,你们再不上马车就要被那些人追上来了,小心你们被他们逮住了扒了皮。”

        茶庄掌柜和那几个伙计愣愣的跟着钱财上了马车,就见车中还坐着一个公子,虽然他们几人没见过,但想来应该与钱财关系匪浅,于是几人朝着坐在马车之中的朱由检点头示意了一下。

        这马车并不算大,若是坐着几个普通人倒也宽敞,只是有钱财坐在其中就显得很是拥挤了,那几个伙计见车里似乎有些坐不下的样子,只好出了车厢挤到了车驾上。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39149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