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欲擒故纵

第一百九十一章 欲擒故纵


以陈圆圆的色艺双绝,吹捧她的人自然不会少,因此对于朱由检的夸赞她也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谦恭的道:“公子谬赞了。”

        “既然这黄梅戏圆圆姑娘也喜欢,子瑜何不与邀请圆圆姑娘共同演绎一番?如此好的戏曲却变成独角戏,不免有些可惜。”

        陈圆圆闻言推辞道:“圆圆并不会唱着戏曲,如何能与公子共同演绎?”

        朱由检笑着道:“那便又要劳烦子瑜给姑娘多唱几遍了,这曲子朗朗上口,想来以姑娘的技艺算不得多难。”

        陈圆圆此番前来不过是碍于场面不得不来,对于与人对唱之事从未想过,朱由检这要求让她一时有些为难。

        “这……”

        朱由检见陈圆圆的表情便猜到了她心中所想,这女子虽然在梨园抛头露面,但与人相交总存着几分戒备,何况这不过是初次见面,难免有些保守,他道:“听闻姑娘喜欢戏曲,子瑜虽然唱的有些难登大雅之堂,但他对于戏曲一道却是深有研究,除了这黄梅戏外,包括京剧、越剧、评剧、豫剧等等他都有涉猎,若是姑娘不嫌弃,日后或可与子瑜交流一二。”

        张之极在一旁听的很是心虚,这一曲黄梅戏他都唱的磕磕绊绊,朱由检说的另外几个曲种他虽然听朱由检唱过,但却是一句都听不懂,哪谈的上都有涉猎,若只是听过也算深有研究的话,那朱由检的话倒是没错。

        戏子对于读书人来说向来是下一流,陈圆圆看着面前这个略显拘谨的公子,有些不可思议的道:“没想到公子竟也精通戏曲,是圆圆有眼不识泰山了,既然几位公子不嫌弃,圆圆愿与公子共唱一曲,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一听陈圆圆问他姓名,张之极面色腾的一下就红了,如个未出阁的女子一般扭捏的道:“在下张之极,表字子瑜,在下也不过是略懂,略懂。”

        “还请张公子为圆圆再演绎一遍方才那首黄梅戏。”,陈圆圆只当张之极是自谦之言,哪成想他竟真的只是略懂而已,而且还是非常略。

        张之极依言又将那曲子唱了一遍,只此一遍唱罢,陈圆圆便道:“那小女子便先开始了?”

        张之极惊讶的道:“姑娘只是一遍就记住了吗?”

        “圆圆没别的能耐,就是记性不错,尤其是于戏曲一途,只要不是太晦涩的,认真听上一遍差不多就可以记住了。”

        骆养性在旁边取笑道:“姑娘倒是说的直白,那头一遭就是没有认真去听了,子瑜,你要使点劲了啊,哈哈……。”

        陈圆圆头一遍却是未曾认真去听,但她的话却是无心之言,而骆养性倒是说的更加直白,不由得让陈圆圆有些歉意,道:“公子说笑了,小女子方才只顾着寻找曲子中的问题去了,并未留意其中词意。”

        骆养性打了个哈哈道:“无妨,无妨,我只是随口一说,姑娘不必放在心上,你们且唱吧。”

        陈圆圆袍袖一甩,拂面而过,开口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张之极接道:“绿水青山带笑颜。”

        ……

        那陈圆圆确实是天籁之音,如此一对比之下,张之极的声音就有些难以入耳了。

        二人一曲唱完,朱由检厚着脸皮鼓掌道:“二位配合真是天衣无缝,珠联璧合啊。”

        张之极听的这话心里都觉得太假,开口道:“五哥这话听着怎么像在骂人。”

        陈圆圆闻言掩唇轻笑,道:“公子说话好生风趣,这曲子在其意而不在其声,公子不必妄自菲薄。”

        “圆圆姑娘觉得我唱的不差吗?与姑娘一比,子瑜自忖唱的有如鸭子在叫。”

        “公子过谦了,若不是公子相授,圆圆都不知竟有如此天籁的戏曲,虽说圆圆精通戏曲,但论胸中沟壑,却也是比不得公子的,她日这曲子若是搬上梨园,只怕立时就会引起轰动,不知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这一问倒把张之极问住了,他只是学了这曲子,还真不知道名字。

        朱由检在旁边解围道:“圆圆姑娘有心了,如此美妙的曲子确实该与众人分享,子瑜你可不能藏拙,这首《天仙配》的选段你日后可要悉数写与圆圆姑娘才是。”

        张之极连忙道:“哦,对对对,五哥说的对,合该如此,他日有机会了子瑜便将这首《天仙配》写下来给圆圆姑娘送去。”

        “公子方才所说的那些京剧、越剧这些可否也唱与圆圆听听?”

        张之极哪会这些,他求助的看向朱由检,朱由检连忙道:“今日时间不早了,还是改日再唱吧,日后有机会让子瑜将那些戏曲一起写给圆圆姑娘。”

        说完,朱由检起身走到张之极身边,一把将他拉起,道:“圆圆姑娘我们便先告辞了。”

        张之极还没看够美人颜色,哪肯起身离开,朱由检拉了几下竟没拉起。他有些无奈的俯身在张之极耳边道:“你想露馅吗?好滋味要慢慢品,也要给人家姑娘留些悬念和遐想,你若不想失败就继续坐着。”

        张之极闻言连忙起身,与陈圆圆拱手道:“在下就先告辞了。”

        陈圆圆也站起身道:“这是极为公子的画舫,该是圆圆告辞才是,公子怎得颠倒了。”

        朱由检一时心急只想把张之极带离,倒是把这事给忘了,他在张之极身上拧了一把,道:“快些解释。”

        张之极讪讪的对着陈圆圆笑笑道:“哦哦,我们是想去老钱打声招呼让他靠岸,姑娘不妨再次多休息片刻。”

        陈圆圆对着张之极行了一礼,道:“多谢公子顾念,小女子也该去后台收拾行装了,公子若是有意,日后可到梨园,圆圆在梨园恭候公子大驾。”

        “一定一定。”,说完,张之极便与朱由检、骆养性朝舱外而去,走了几步,张之极又回头道:“不知圆圆姑娘是在哪座园子?”

        陈圆圆闻言回头道:“公子不知道吗?”

        张之极挠挠头道:“在下初到苏州,尚未曾听说。”

        骆养性也不避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你非要这么老实吗?稍后问问老钱不就知道了。”

        陈圆圆轻笑道:“小女子在桃花坞的庆芳园。”,说完便转身离去。

        直到陈圆圆不见了身影,张之极才抓住朱由检的胳膊紧张的道:“五哥,这可怎么办,我哪会什么戏曲,日后圆圆姑娘稍一试探不就全都露馅了。”

        朱由检鄙视的道:“你倒是怪起我来了,要不是你自己怂包一个,我至于替你扯谎吗?”

        “那现在怎么办啊?”

        “你不会不是还有我吗?五哥我会啊……”

        “可是一晚上的时间我也学不会多少,如何能拿得出手?”

        朱由检一把甩开张之极的手,道:“你是色迷了心窍了,这才刚走开你就准备明日再见了?亏你还知道自己一晚上学不了多少,那就是准备把脸凑上去给人打吗?”

        “呃,五哥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可是要多久才能去见她呢?以我这天赋就是给我一年半载也学不会多少?老骆是知道的,除了射箭,其他的我学什么都是左进右出。”

        朱由检嘿嘿一笑,道:“你既然这么有觉悟,那干脆不要学了,我也省点事,至于见面嘛,索性就不要见了,到时候回了京城反正也不会再见,浪费那功夫干嘛。”

        张之极此时急得都有些冒汗了,听朱由检消遣的话,恨恨的跺了跺脚,道:“五哥你就不要说些风凉话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朱由检一边往舱外走一边道:“我与你讲个故事,有个这老者喜欢观棋,但有对弈者他便在一旁观看,对弈者下到精彩处,那老者便频频点头,下到穷处,则是频频摇头,其他人都觉得这老者深不可测,且传闻这人未尝一败,皆以为棋中圣手。这老者有一子,每每请求老者传授下棋的技艺,老者都摇头拒绝,直至这老者临终,其子问曰:如何能够弈棋不败?那老者答道:不与人对弈。”

        张之极一边跟着朱由检往外走,一边听他讲故事,到朱由检讲完,张之极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是无论她说什么我都不唱给她听?”

        朱由检道:“话都说出去了,如何能够一句不唱?唱还是要唱的,只是曲艺博大精深,就是我会的也不多,与那陈圆圆比起来也是天上地下,你想只凭着几日之功就想折服人家姑娘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但若只是俘获姑娘的芳心,肚子里有点东西就够了,也不消多,京剧、越剧、黄梅戏、评剧、豫剧,每样学上几个,学不会的只需将戏文抄给她让她自己去琢磨,她与你讨论起来你知道的就说上几句,不知道的就故作高深让她自己体悟,曲艺一道,一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便能解决你所有困惑,这感觉她作为一个曲艺大家自然明白。”

        张之极竖起大拇指道:“太无耻了,不过我喜欢。”

        三人出了舱找了半天也没见到钱财的影子,骆养性大喊大叫道:“老钱,让船靠岸了。”

        骆养性话音刚落,钱财就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表情猥琐的问道:“这么快就与圆圆姑娘交流完了?”

        骆养性道:“难不成你以为还会宿在船上?当然了,某个好色之徒倒是想的,只怕人家姑娘不同意。”

        张之极道:“就你左拥右抱的德行也好意思说别人好色之徒?老钱,不用理会他,我们下船吧。”

        钱财去命人将船靠了岸,几人下了船,张之极便站在岸边驻足不动了,那些请来的舞乐也跟在他们后面一道下了。

        待人都离开后,张之极也没见着陈圆圆下来,不由的疑惑道:“圆圆姑娘怎么还未下船?”

        钱财道:“你在这里等她吗?怎么不早说?她早就与同行之人乘小船离开了。”

        张之极怔怔的道:“已经走了吗?”

        朱由检揽过张之极的肩头道:“你就别发呆了,赶紧走吧,我回去还要哄那位小姑奶奶呢,老骆你也别想跑,里面少不了你的一份功劳。”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012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