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投桃报李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投桃报李


高寒、胡宝等人本就不是什么世族出身,饿了有东西就吃,虽然有些难以下咽,但连自家公子都吃了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至于胡二宝,连观音土都吃过,何况是这麸糠熬的粥,只是前两日吃的太好,今日突然吃起麸糠粥,让他感慨落差有点大,那纪纲更是毫不在意的拿起碗吃了起来。

        麸糠粥总吃的不是那么合口,所以这些人除了那驿丞吃了个饱,其他人也不过是勉强填填肚子,而张之极与骆养性二人此时却依旧饿着。

        待那一盆麸糠粥吃完,朱由检对那驿丞道:“劳烦驿丞替我们安排一下住的地方吧。”

        驿丞点了点头站起身对着众人道:“各位请随我来。”

        张之极很是不情愿的站起身,一副幽怨的表情看看驿丞又看看朱由检,然后道:“我饿了,我要住天字第一号。”

        朱由检瞪了他一眼道:“你当这里是五星级客栈呐?还天字第一号。”

        “五哥,请问这五星级为何物啊?”

        朱由检道:“所谓五星级客栈就是不仅有柔软的大床,他们还免费请你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

        张之极连忙打断道:“好了好了,五哥你不要说了,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赶紧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一段报菜名朱由检才说了几句,就听张之极和骆养性二人肚子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

        朱由检道:“不错,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没吃饭的人通常都是饿的睡不着。”

        张之极、骆养性二人再不理会这用心险恶的人,连忙跟着驿丞走了。

        驿丞为各人分好了房间,只是没多久,就见张之极从房内跑了出来,他看着那忙前忙后的驿丞问道:“这房内的油灯为何点不着?”

        驿丞道:“除了厅子里的那盏油灯,其他的都没灯油了。”

        张之极单手抚额,无奈的道:“我是第一次见这么穷的驿站。”

        这时,站在张之极身后的朱由检道:“你一个连京城都没出过的人总共见过几个驿站?后面几日这种情形恐怕少不了,你要做好准备。”,与张之极说完,朱由检掏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递给那驿丞道:“驿丞能否把剩余的灯油与各屋分一下?这银子你拿去明日再添置一些就是,没有油灯行动着实不便,若是磕着碰着就不好了。”

        那驿丞见朱由检出手就是五十两的银子,他连忙推辞道:“使不了这么多,小人去把灯油拿来就是,何况这灯油本就是县衙置办的,小人哪能收公子的银子。”

        朱由检笑着将银子塞到驿丞手里道:“这银子你便收着吧,日后去找个好点的郎中瞧瞧腿,说不定还能医好。”

        这五十两银子可是县衙调拨半年经费的五倍,那驿丞说不动心也是假的,听朱由检如此一说,他便不再推辞,只是朝着朱由检行礼道:“多谢公子,小人这就去取灯油。”,说完,那驿丞转身就要走。

        张之极见朱由检这送银子的一手很是奏效,他连忙拉住了驿丞,然后也掏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塞给驿丞道:“不知驿丞能否帮本公子去买些吃的来?比如鸡鸭鱼肉什么的?”

        那驿丞闻言连忙把银子塞回给张之极道:“大人难为小人了,这年月哪还有什么鸡鸭鱼肉可吃。”

        张之极听此一说,连忙又把银子塞到驿丞手里道:“没有鸡鸭鱼肉,米饭馒头总有吧?”

        那驿丞道:“这些东西虽然少,但也不是买不到,只是路程很远,大人今晚是无论如何都吃不到了。”

        张之极摆摆手道:“吃不到便吃不到吧,明日一早能吃到也行,你便拿着这银子帮我们置办些朝食吧,能有些荤腥最好,实在没有的话就算了,多的银两你就自己收下吧,权当本公子为吃饭之时说的话赔罪了”

        驿丞道:“大人言重了,经过小驿的大人也有不少,大人您这话算说的客气了,其他人比这难听的话多的是,小人不会放在心上。”

        张之极道:“那就当是你的辛苦钱吧,总之你收下就是。”说完,不待那驿丞多说,张之极转身便回了房。

        朱由检看着驿丞笑着道:“他既然给你你便收着就是,这位公子不差钱,驿丞去置办吃食的时候尽量多买一些,这一路之上后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形,我们也好备一些干粮留着路上吃。”

        驿丞道:“公子放心,这些银子够用了,小人一早就去那卖吃食的地方候着,有多少小人就全包了给各位带回来。”

        朱由检道:“劳烦驿丞了。”

        驿丞道:“公子客气了,遇到您几位这般不充派头摆架子的大人,是小人的福气,还得了您二位的赏钱,这些都是小人应该做的,公子您先回屋稍后,小人且去取了灯油过来。”,说完,那驿丞一瘸一拐的走了。

        不多时,那驿丞便取来了灯油为各个屋子一一添上,原本黑暗一片的驿站顿时亮堂了起来。

        有了光亮,众人收拾妥当早早的睡下了。翌日一早,待驿丞招呼着一行人起床吃饭的时候,原本以为又是一锅麸糠粥的几人,竟在桌子上看到了一盆的白面馒头,还有一碟咸菜和一锅白米粥。

        昨日晚饭之时这驿丞还说的那般凄惨,不过一晚的时间就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生了什么,直以为那驿丞在与他们编故事,但却又觉得那驿丞说的不像假话。

        这时张之极欣赏完了众人惊讶的神色,便清了清喉咙得意的道:“这是本公子有先见之明,托驿丞帮我们置办的朝食,各位不用客气,尽管吃吧。”

        只是不等他得意完,还等着人夸两句呢,就见那些人早已如狼似虎的吃了起来,好似几日没吃过东西一样,不过是些白面馒头、白米粥,这些人吃的却比在济南府时吃的席面还要美味。

        朱由检在高寒和胡宝二人背上拍了一下道:“五哥还没下来呢,你们就开始吃了?”

        高寒头也不回的道:“锦绣姑娘还在给公子梳洗呢,公子让我们先吃,他们稍后就到。”

        就在几人吃了一半的时候朱由检与锦绣才从楼上的房中下来。

        那驿丞一见朱由检出来,连忙快走了几步来到朱由检面前,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递给朱由检道:“公子,这是小人在回来的时候见到有人卖的,就剩下这么一个了,小人便买了回来,公子快快趁热吃了吧。”

        朱由检接过驿丞手里的油纸包,听他话里的意思这是个吃的东西,朱由检打开油纸,见里面趟这个白白胖胖的包子。

        那驿丞指着包子兴奋的道:“肉馅的,公子快快尝尝。”

        朱由检也不过是一日未沾荤腥而已,所以他对这肉包子并不如驿丞那般兴奋,不过他也能理解驿丞的一番心意,自然不会拒绝,这便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他朝着驿丞笑了笑,道了一声谢,然后将肉包子递给锦绣道:“秀儿,昨晚的麸糠粥想来喝的不合胃口吧,把这肉包子吃了。”

        锦绣笑着接过肉包子,道:“谢公子,只是公子不吃,我也不吃。”

        朱由检问道:“可是这只有一个肉包子该当如何?”

        这时正在一边吃饭的张之极听见了二人的话,于是他手里拿这个白面馒头就走了过来,看着锦绣手里的包子,张之极对着那驿丞道:“好你个驿丞,昨日本公子让你带些荤腥,你竟把这包子给了他们。”

        那驿丞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人也是无奈,那卖包子的也不是每日都卖,小人今日遇见时便只剩下这一个了。”

        张之极指着朱由检二人道:“所以你就给了他们?”

        那驿丞低着头不说话。

        张之极看着锦绣道:“既然一个肉包你们都不愿意独食,不如就给我吧,也别这么为难自己,这个困难我帮你们解决了。”

        锦绣道:“张公子这话说的真是糊涂了,一个肉包子我与公子二人一人一半不就可以了?”

        张之极讨了个没趣,只好讪讪的回到桌前继续吃他的馒头咸菜白米粥。

        锦绣将那肉包从中掰开,然后分与朱由检一半,朱由检也不伸手去接,直接张开嘴一口就将半个肉包从锦绣手里叼了去。

        骆养性在一旁看着这二人,不由得道:“唉,世风日下啊,一大早上的这两人就在那调情,还让不让人好生吃饭了?”

        朱由检也不理会骆养性,半个肉包塞满了他的嘴,此时就是想回几句,他口中也说不出来话。

        待朱由检将包子咽下,他走向那驿丞问道:“有多备的干粮吗?”

        驿丞点了点头,转过身走进后厨。

        不多时就见那驿丞一手提这个白色的布袋从后厨走了出来,今日做的白面馒头都在这里了,一共是三百个,想来够几位大人吃上三日的了。

        朱由检接过布袋朝着饭桌走去,待一行人吃过了早饭便又要启程赶路了。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685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