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五十九章 钉板浮空(上)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五十九章 钉板浮空(上)


很快,虚芜尊者就有些受不住了,说不得这一场就要先认输了,否则再撑下去就要被烹死在油锅中。

        只是就在他想要从油锅之中坐起身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身子绵软无力,脚下一点劲都用不上,他想睁开眼,但眼皮子似有千斤重,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这时候虚芜尊者身上的汗刷的一下就落了下来,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怎么就突然动不了了,不仅如此,这虚芜尊者竟是突然觉得头脑中一阵昏昏沉沉,似是有要睡过去的欲望,他咬了咬舌头,头脑略微清明了一下,不过也就只是那么一下,然后他坐在那油锅里人事不知。

        没多久,众人就见虚芜尊者的油锅里已经不再是翻滚的菜油了,而是开始朝上冒着青烟,而虚芜尊者却是坐在里面纹丝不动,那离得近些的老太君和李总督都能听见虚芜尊者的油锅中炸的“噼啪”作响的声音,不多时,连站在最前排观望的百姓也都能闻见一阵油炸的喷香的肉味传了过去。

        这时二宝真人油锅里的水碱也已经停止了冒泡,说明油锅里面的醋已经没了,这时的油温已经超过了洗澡水的温度,二宝真人的额头已经冒出了许多汗水。

        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虚芜尊者那边一眼,也不知那妖道死了没有,闻那肉香味应该差不多是熟了。

        这时候蘅芜尊者泽芜尊者也看出了似乎有些不对劲,他们连忙招呼几个小道士上前将虚芜尊者从油锅里抬了出来,那几个小道士上前架着虚芜尊者从滚烫的油锅里出来,那溅起的油花把几人烫的龇牙咧嘴,一直到虚芜尊者完全离开了油锅,依然不停的从他身上传来噼里啪啦的油炸声音,虚芜尊者身上滴落下去的菜油落在油锅下的木柴上,引得火焰蹭蹭的往上冒。

        蘅芜尊者泽芜尊者在虚芜尊者出锅后听着从虚芜尊者身上不停传来的声音,二人感到阵阵的毛骨悚然。

        见虚芜尊者出了油锅,二宝真人也不再油锅里坚持下去,他起身从容的走出油锅,似乎与那虚芜尊者此时的情形大相径庭。

        二宝真人出了油锅后,看着蘅芜尊者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一场应该算贫道胜了吧。”,他虽然表面上看着从容,但实际身上也烫得不轻,只是还没至于像虚芜尊者一般被炸的喷香酥脆而已。

        蘅芜尊者看了二宝真人一眼没有回话,只是上前探了探虚芜尊者的鼻息,此时的虚芜尊者已经完全没了生气,他猛地抬起头,目光阴毒的看着那个一直看着油锅的虚芜尊者弟子,若不是在人前还要顾及身份,他恨不得把那小道士直接扔进油锅里烹了。

        蘅芜尊者朝着另外几个小道士道:“先把他抬进观里。”,然后他回转身走到泽芜尊者身边,缓缓的摇了摇头,然后低声道:“就算两个油锅弄错了,为何师弟会一直被油炸至死也不吭一声?”

        泽芜尊者恨恨的看着慢慢走开的二宝真人低声回道:“想来是他们使了什么手段,这仇一定要报。”

        蘅芜尊者阴沉着脸道:“我定要让他们一群人全部给师弟陪葬。”

        见蘅芜尊者与泽芜尊者二人不说话,二宝真人只好对着那慈眉善目的老太君与总督大人道:“老太君与总督大人既来证道,那这一轮可是贫道胜了?”

        那总督大人也看出了虚芜尊者此时情况不妙,而那老太君却觉得虚芜尊者只是道法输了一筹,看那不声不响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大碍。

        老太君见虚芜尊者已经被几个道童抬进了三尊观中,于是她带着满脸和善的笑容朝着二宝真人道:“仙长道法精妙,这一轮道法,是仙长胜了。”

        二宝真人朝着老太君捏了个手印,口宣一句,“无量天尊”。

        接着,二宝真人转身看向蘅芜尊者道:“想来尊者所说的‘浴火涅槃’道法对这高坛破坏极大,不如我们先把那‘钉板浮空’的道法比了,然后再论‘浴火涅槃’如何?”

        蘅芜尊者面色不善的道:“如道友所愿。”

        其实即使二宝真人不提,蘅芜尊者也是要这样说的,否则那“浴火涅槃”的道法一施展开来,整个高台都烧的不成样子,那中间埋的木桩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

        见蘅芜尊者应下,二宝真人道:“既如此,贫道如今满身的油水,且容贫道前去换一件道袍。”

        蘅芜尊者心里不屑的哼了一声,说的倒是冠冕堂皇,不过就是回去在衣袍里装支架去,不过他也无法阻拦,因为他也需要回三尊观中装了支架再出来,他口中道了一句,“道友自便。”,然后也转身朝观中而去。

        胡二宝点了点头也转身朝着朱由检等人的马车方向慢慢走去,不慢不行,身上实在是有些疼。

        朱由检见胡二宝走路的样子,心知恐怕他也受了些损伤,于是连忙让高寒和胡宝二人上前帮忙。

        就在高寒二人来到胡二宝身边的时候,胡二宝袍袖一挥道:“贫道无碍。”,然后又朝着二人眨了眨眼低声道:“这么多人看着呢,回去再说。”

        二人了然,也不再去要去扶他,只是在他上马车的时候扶了一把,然后胡宝高寒也跟着胡二宝一起钻进了马车。

        片刻,高寒从马车中拿着一根木桩和一把铁锹走了出来,接着就见他直接朝着高坛之上走去。

        在台下围观百姓不解的眼神中,高寒开始在台上挖了起来,他挖了约莫盏茶的时间,总算挖了个二尺深的小坑,接着他拿起木桩竖着放进了坑里。

        高寒把这根木桩和旁边那根比了比,两个高度差不多的样子,高寒便把挖出来的土石重新填了下去。

        土石填好踩实后,高寒用力的晃了几下,那木桩纹丝不动,这时高寒才放心的下了高台。

        台下之人都不知台上那两根木桩作何用处,便等着两位仙长前来解疑。

        在高寒离开高坛重新钻进马车后一会儿,就见两个小道士抬着那位蘅芜尊者从道观中走了出来,这时,高寒胡宝二人也抬着二宝真人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两位仙长都是闭着眼睛一副盘腿打坐的姿态,只是手上姿势略显怪异,二人都是单手前探,另一手在胸前结印,双腿之上放着一柄拂尘。

        几人将两位仙长抬到高台上后,二人一人手扶住一根木桩,只是一个微不可查的抖动,两位仙长便用手紧紧的箍住了立在高台上的木桩。

        待四人松开手后,就见两位仙长只凭着手里握住的木桩便稳稳的停在了空中。

        接着就听泽芜尊者道:“第二轮论道,‘钉板浮空’,由蘅芜尊者与二宝真人探讨。”

        台下众人虽然看到两位仙长道法通玄,但既是“钉板浮空”,这浮空倒是有了,但钉板呢?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高寒胡宝,骆养性张之极,四人每两人抬着一块钉板从马车里出来。

        那两个钉板上面的钉刺下粗上尖,尖锋上在阳光照耀下还闪着光,一看就知锋利无比。这两块钉板颇为沉重,两人抬着一块也甚是吃力。

        四人抬着两块钉板上了高台,分别将每一块钉板放在了浮空二人身下,台下百姓只是看着就觉得有些寒意,若是两位仙长一个不慎掉下来,那钉刺可以轻易将人身体洞穿,只是不知以两位仙长的修为能不能承受得住那钉刺。

        胡二宝此时睁开眼看了看蘅芜尊者身下那块钉板,心里阴险一笑,他还担心到时候钉板扎不死他,还特意在每根钉刺上抹了毒。

        待四人将两块钉板放置好后,这次不待泽芜尊者说话,骆养性便当先朝着台下的老太君施了一礼道:“还请老太君赐香。”

        老太君闻言略有些疑惑,不知这所谓赐香是何意思。

        台上的骆养性无论是礼节穿着样貌都是上佳,那老太君看着这台上的小公子颇为喜爱,她朝着骆养性道:“小哥说的赐香是什么意思啊?是要老身给三清焚香吗?”

        骆养性道:“老太君说的不差,既是给三清焚香,也是给这场道法定个时限,这场道法以一炷香为限,两位仙长各施手段,哪位后落地则为胜,若是两位在一炷香燃完都未落地或是中间同时落地,那便是平局了。在场之人唯有老太君最是德高望重,这柱香自当时您老来燃了。”

        那骆养性不仅长得颇为讨喜,连说话也是惹得老太君一阵开心,那老太君闻言道:“小哥说话就是讨人喜欢,这香老身是可以点,只是这浮空的道法本就不易,两位仙长还要施展神通互相争斗,若是落到了钉板上岂不是要害了性命?”

        骆养性道:“老太君宅心仁厚,不过您老放心,以二位仙长的道法,这钉板最多是伤些皮肉,害不了性命的。”

        这时那老太君才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由李总督一路扶着上了高台,快到台上时,骆养性也连忙跑过去扶着老太君,老太君一见这孩子如此懂事,心下更是喜欢,于是他一边往香案走一边问道:“小哥哪里人啊?多大年岁了?婚配否?我家曾孙女今年年方二六,倒是与小哥般配,小哥有空可以到老身家里坐坐,就在那前面的总督府。”

        骆养性一听,心里一阵恶寒,这是哪跟哪啊?我连你家曾孙女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要是貌若无盐那我不是亏死了。

        只是此时他又不能拂了老太君的意,只得应付道:“多谢老太君垂青,小子京城人士,这次只是路过济南府,如今小子身无功名,怕是配不上老太君府上的小姐。”

        老太君笑着道:“小哥不必自谦,现在虽然身无功名,以小公子的风采,日后定会有所成就,老身在京城也有些故人,不知小公子府上何处啊?”

        骆养性得了朱由检的吩咐,一路万不得已不许暴露身份,于是他只得道:“小子府上是城北三公槐兴宁胡同的朱府。”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685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