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八十七章 方府问案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八十七章 方府问案


刘头挥了挥手转身走了,到了门口时他又停住了脚,回头对着窦霄道:“最近让你的手下都安分一点,府尹大人发了话,若是此前有绑了人的赶紧放了,我们大人既往不咎,若是被发现了还未放人定要严惩。还有,近日京查,违法犯纪的事最近不要做,否则影响了大人的前程恐怕就不是交出一两个人能够摆平的了,你们场子里的笼中格斗最近也收敛一些,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再伤人性命,就算有生死状也做不得数。”

        “多谢刘头提醒,我会按刘头的话交代下去的。”

        待几个衙役走后,窦霄猛地伸出双手合上门,转过身将后背倚靠在门上仰着头长出了一口气,过了片刻,窦霄安定下来后对着旁边的手下道:“去,告诉所有人最近安分一点,不准有任何出格的事情发生,笼中格斗一律不许再杀人。”

        那名手下犹豫了一下道:“可是帮主,笼中格斗不狠一点会不会影响生意?那帮赌徒都是疯子,越是狠辣他们才越喜欢。”

        窦霄伸手朝他头上拍了一下呵斥道:“是赚钱重要还是命重要?何况不出人命难道就不能多见点血吗?人死在那有什么好看的?打的时候多弄点血出来更能激发他们的野性,这样他们撒钱才撒的更开心。”

        “是,属下明白了。”

        ……

        整个京城连续找了方世鸿两日,但依旧没有任何踪迹,这两日方从哲连头发都没有打理,整个人看上去似乎又苍老了许多,自那日从京营回来方安说没找到人的时候方从哲的心里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此时这种不好的预感越发的深了。

        方安端了一碗粥和几个小菜来到方从哲的房间道:“老爷,您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也许少爷真的就只是出城游玩去了呢?”

        一听方安说到城外,方从哲立刻像抓住了个救命稻草一般问道:“对对对,城外,你们城外去找了没?”

        方安将粥放在方从哲椅子旁边的小桌上回道:“已经在往城外找了,只是暂时还没有消息。”

        方从哲焦躁的一拍桌子,连小桌上盛放粥菜的碗碟都跳了一跳,他须发皆张的道:“还没消息,还没消息,一直都是还没有消息,你们这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我府上难道就养了这么一群废物?连顺天府的那帮人也都是一帮废物,朝廷养了他们这么久,连个人都找不到。”

        方安连忙上前抚了抚方从哲的后背帮他顺顺气道:“老爷您消消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方从哲一把推开方安,怒道:“你就知道让我消消气,我怎么能不生气,一个门房连个人都看不住,少爷有没有出去不知道,人都被掳走了都不知道。”,方从哲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被他推开几步的方安道:“对,对,门房,去叫门房,问问那日有谁见过少爷。”

        方安听了方从哲的话心里一阵懊恼,这几日只顾着找人去了,连情况都没有问询过,此时他不由得连顺天府尹姚顺也埋怨了起来,都报案几日了也不知道过来问案,只是他却忘了顺天府的衙役都被他像指挥孙子一般发派出去找人了。

        很快门房便随着方安来到了方从哲面前。

        不待方从哲询问,那门房就交代道:“老爷,那日过午的时候确实有一书生来找过少爷,自称是少爷的同窗好友,说是国子监的夫子请少爷去国子监一趟,被小人回绝了,后来那书生说要进去给少爷带几句话,小人怕再拒绝会误了事就领他进府见了少爷。”

        方从哲气得伸出手指指着那个门房,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了,接着猛然扶着椅子扶手站了起来,一脚蹬在了门房脸上,“整个京城上上下下找了两天了,你为什么不早说?若是没人问你你是不是就打算把这事憋到棺材里去?”

        门房第一次见方从哲发这么大火气,即使被方从哲踢的趴在地上也不敢爬起来,他委屈的道:“老爷息怒,小人知错了,只是那日那书生虽然与少爷聊了许久,但等那人离开之后小人还特意到少爷房中看过,少爷仍在房中读书。”

        一听门房这话方从哲更气了,他指着门房骂道:“你这个废物,没脑子的蛀虫,你什么时候见过少爷看过书?你们家少爷要是会看书能发生现在这种事吗?”,方从哲骂的累了,弯着腰扶着腿,然后喘了口气对方安道:“你先派人去顺天府把姚顺找来问案,然后你亲自带着这个废物去国子监,问问他们先生到底有没有派人来找过世鸿,若是有就让这废物认认人,然后把那人给我带来,若是没有,若是没有……”,说着说着方从哲两行老泪就落了下来,他也不再往下说下去,朝着方安挥了挥手,然后坐回了椅子一言不发。

        方安将瘫软在地的门房一把拉起朝着外面而去。

        城南国子监,祭酒沈一丛也听闻了这几日京城传的沸沸扬扬方世鸿失踪一事,只是他没想到方府的管事会带人找到国子监来。

        跟在方安身边的门房将那日国子监派人去方府请方世鸿的事对沈一丛说了一遍,此时的门房不像他见到方从哲时那般害怕,这一次门房讲的详细了许多,连那人的衣着样貌、行为举止,和他所说的话都讲了出来。

        沈一丛听完有些茫然的道:“虽然世鸿是我国子监的学生,但他至少已有半年不曾来过这里了,老夫也没听说这几日有哪位先生派人去请过世鸿。”

        方安听了沈一丛的话心里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但他还是不愿放弃的道:“会不会是哪位先生派人找过我家少爷而沈大人不知道呢?”

        虽然沈一丛觉得方安一个方府的管事质疑他让他觉得不舒服,但毕竟方世鸿是当朝首辅的独子,他也不敢不慎重,于是他点了点头道:“方管事说的不无道理,那我便将所有的先生都叫过来,再让方管事确认一下好了。”

        方安拱手道:“多谢沈大人体谅。”

        不多时,国子监包括所有在讲书的先生都被叫了过来。

        这些先生里面只有赵司业方安是认识的,他先与赵司业打了声招呼,然后道:“各位先生,在下出于无奈打扰到各位实在抱歉,只是我家少爷已经失踪多日,而他失踪前的一日有人到我家府上说国子监某位先生请我家少爷到国子监一见,不知各位先生可知道此事。”

        这些先生相互看了看,然后都茫然的摇了摇头,赵司业开口道:“世鸿是我的学生,听闻他失踪我

        也是心焦不已,只是说国子监有人请世鸿过来这事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若说国子监会有人去府上请世鸿过来,那有可能的就只有我和沈大人了,但我们二人又都不曾做过,而且即使我们派人去请世鸿,那必然也会找与世鸿相熟的人,这些人你们必然也认识。会不会有人冒充国子监的名义前去?”

        其实方安心里早已想到是有人借国子监的名头去方府行骗了,只是一直不想承认罢了,直到此时见过所有国子监的夫子,他才敢确定。

        方安没有直接回答赵司业的话,他朝着各位先生拱手道:“多谢各位先生前来,此事应该是个误会,既然各位先生未曾派人请过我家少爷,在下就不耽误各位先生的时间了,方某告辞。”

        说完方安带着门房转身离开。

        方安回到府中时,顺天府府尹已带人到了方府,为表重视,姚顺把顺天府府丞、通判、推官都带来了,甚至还带了一个捕头和仵作。

        只是姚顺见到方从哲那样子没敢把仵作介绍给他。

        方从哲和姚顺客套了几句,就见方安和门房走了进来,他撇开姚顺满脸希冀的看着方安问道:“怎么样?国子监怎么说。”

        方安没有说话,只是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

        虽未说话,但方从哲已经读懂了方安脸上的意思,此时他连和姚顺客套的力气都没了,再次对着方安道:“你带着姚大人到世鸿的房中去看看,让门房也跟姚大人去录个口供。”

        “是。”,方安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姚顺几人道:“各位大人请跟我来,这边请。”

        来到方世鸿的房中,姚顺并没有急着勘察现场,而是先让府丞给门房录了口供,门房又把对方从哲和沈一丛等人说过的话再说了一遍。

        方安补充道:“我们方才已经去国子监确认过了,那日的事是有人借国子监之名冒充的。”

        姚顺点了点头,示意府丞全部几下,然后对带来的那名推官道:“你先勘察一下这间屋子,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不仅是那名推官,除了那名在记录口供的府丞外,连姚顺、通判、以及捕头、仵作都在屋子内查看起来。

        “屋内有两杯茶水,而且无搏斗迹象,说明二人相处和谐,屋内一切陈设未动,也无翻找迹象,说明那人不为钱财。而门房此前说过那人大概在酉正离开,那人离开后又特意过来看了一下你们家少爷还在。”

        这推官一边分析着,府丞一边在旁边记录,说完这些之后推官抱着胳膊在房中仔细琢磨着这些线索其中的联系,过了好半天之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这件事情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你们少爷在门房到这里看过之后偷偷走后门离开的或者是翻墙离开的。”

        方安道:“少爷不可能走后门离开,后门许多天前就上了锁,而钥匙一直在我手中从未离身。至于翻墙也不可能,以我家少爷的身手,除非给他把梯子,否则他肯定爬不上去,就算能爬上去,那动静也足以惊醒院子里的人了,而且以我们家少爷的胆子,他就算上了墙也不敢跳出去。”

        “那么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68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