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五章 将相不和(上)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五章 将相不和(上)


朱由检只是抱着张之极的身子什么都没有说。

        张之极抬头看着朱由检,哭嚎着问道,“为什么?五哥,为什么会这样,我爹都已经同意我们了。”

        朱由检只是无言的摇头,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张之极。

        张之极逐渐停止了哀嚎,缓缓的放下芙蓉,然后慢慢的站起身,只见他双手握紧的拳头,指节已经发白。

        就见他慢慢的朝坐在马上的方世鸿行去,此时方世鸿被巡城御史薛贞带的十几个人马围着无法走脱,薛贞正与他说着什么。

        见走来的张之极和那欲杀人的目光,方世鸿急的大喊道,“他要杀人,快拦住他,快放我走,我要被他杀了。”

        薛贞此时也看到了张之极那恐怖阴狠的目光,连忙道,“不要冲动,快拦住他。”

        但他的手下都在马上,此时再下马阻止已经来不及,就在这时,随张之极一起赶来的张勇在后面抱住了张之极的腰。

        张之极并没有挣扎,而是平静的道,“勇叔,放开我,我要报仇。”

        “子瑜,不要冲动,巡城兵马已经把他围住了,他跑不了的。”张勇一边抱着张之极一边劝慰他道。

        “勇叔,放开我,我要亲手杀了他。”

        “不行,你杀了他你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张之极见张勇仍不松手,便用尽力气倔强的往前走,张勇出身行伍,最不缺的就是力气,若是平时以张勇的力气或许能完全制住张之极,但悲愤之下的张之极,让张勇似乎有些拉不住。

        只是英国公特意将张之极交给他,若是此时当着众人的面让张之极杀了方世鸿,闯下祸事,他真是百死莫赎,所以他也只得拼尽全力将张之极抱住。

        张之极离方世鸿的马还有半步远的时候就再也走不动了,悲愤之下,他“啊”的大吼一声,身子前倾,右手拼尽力气挥出,一拳砸在了马头上,接着又是一拳。

        方世鸿骑坐着的

        马应声而倒,人也从马上摔了下来。

        此时巡城御史薛贞及一群手下也已经下了马,一部分人把方世鸿团团围住,另一部分人则上前帮张勇拉住张之极。

        这两个京城有名的二代,薛贞是认识的,他是谁也得罪不起,但众目睽睽之下发生这么大的案子,他也不可能去包庇,若是让张之极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了方世鸿,无论是否事出有因,他都会一样将其逮捕。

        “方公子,得罪了。”薛贞先是朝方世鸿说了一句,然后朝着一干手下道,把这些人抓起来送顺天府。

        “你敢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方世鸿虽然摔得不轻,见这小小的巡城御史竟要抓他,不由的叫嚣起来。

        “人命关天,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我想就是首辅大人来了怕也是庇护不了方公子了。”薛贞见这纨绔害了人性命还如此嚣张,心里也很是气愤,冲着迟迟没动手的手下道,“还愣着干什么?全部带走。”

        “放开我,放开我。”被一群人拦着,张之极拼命的挣扎,眼见方世鸿被人带离,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瞪着通红的双眼朝着方世鸿的方向怒吼道,“此仇不报,我张之极誓不为人。”

        “张小公爷放心,此事我薛贞定会如实参奏,不会让这位姑娘枉死。我们走。”薛贞朝着仍在挣扎的张之极抱拳道。

        听闻一个“死”字,张之极如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停止了挣扎,若不是此时被人拉扯着,怕已是瘫倒在地。

        薛贞带着巡城的兵士相继离开。

        张之极如同失了魂魄,众人怎么招呼都没有反应。

        “子瑜,你振作一下,水姑娘还躺在那里呢,你便忍心让她一直这样躺着吗?”

        听了这话,张之极才有些反应,但仍是失魂落魄的走到芙蓉身旁,轻轻抱起满脸是血,浑身破烂的芙蓉,在她耳边轻声道,“娘子,我们回家。”

        张之极也不上马,就这样双手抱着芙蓉,一步步沿着来时

        的路朝着国公府走去,其他人怕他路上出些什么状况,也都牵着马在后面一路跟着。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早已有人去国公府向英国公禀报了,听了来人的禀报,张维贤心里咯噔一下,接着便急忙又派人再去打听消息。

        他知道张之极的秉性,向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儿子既然敢为了那个女子与自己争吵,说明他是真的对这女子用了心了,而今晚自己刚刚同意了他们的事,如此大喜大悲之下,几人能受得了。

        很快,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来报告,张之极抱着芙蓉朝国公府来了,张维贤也匆忙出了府,在门口等候。

        不多时,就见张之极抱着芙蓉,后面跟着一群人朝府门而来,张维贤看儿子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哪里还是昔日那个谈笑风生的少年,他急忙上前拉着儿子的胳膊想安慰几句。

        张之极用力一甩,把张维贤的手甩开了,“自今日起,水色就是我的妻子,我要让她进宗祠,入祖陵,你若再反对,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

        说完也不理会张维贤的反应,抱着芙蓉一步步踏上府门前的石阶朝里面走去。

        看见张之极和芙蓉的样子,张维贤心里也生了许多愧疚,若是自己早些同意,怕就没有这许多的事了,到了如此的地步,他最担心儿子以后会因此一蹶不振。

        看着张之极坚定的背影,张维贤心疼的应道,“都依你,一切都依你。”

        “张勇,带上人马跟我去方府。”待张之极进了府,张维贤立刻露出了京营统帅的威严。

        虽是京营统帅,在京中也不能私自调兵,所以这些兵士全都换了国公府的装扮,这个年头占役的事再平常不过,莫说换了装扮,就是穿着京营的行头去办些私事,也不过被皇帝说上两句而已。

        待人马集齐,张维贤翻身上马朝着方府而去。

        来到方府,不待张维贤吩咐,张勇命令所有人刀枪出鞘,把方府围了。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686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