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章 两株兰花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章 两株兰花


朱由检听到自己老爹竟为了拉拢首辅而给了这么个废物一个六品官,心里有些失望。他知道方世鸿即使得了这株兰花也已经晚了,张之极恐怕已经把花送到芙蓉手里了。于是他存了坑方世鸿的心思,走到徐茗儿身边轻声道,“徐小姐不如就答应他吧,钱在他手里只会害人,但用在有用的地方可以帮助许多人,而且花可以再培育,古琴毁了就实在太可惜了。”

        听了朱由检的话,徐茗儿权衡了一番,虽然讨厌方世鸿,但她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回身对方世鸿道,“如你所愿,先把东西拿来,我回去把兰花取给你。”

        “算你识相。”方世鸿冲马车边的车夫招了招手,“把琴拿来。”

        车夫从车上取了琴来直接递给了朱由检,看来是把他当做出力的随从了。

        朱由检也不介意,一把抱住了颇为沉重的焦尾古琴。

        方世鸿把银票也递给了徐茗儿得意的道,“还请徐小姐快些,兄弟们还赶着去八大胡同寻欢作乐呢,哈哈哈哈。”

        徐茗儿哼了一声接了银票转身朝府中行去,本来欲离开的朱由检也只好抱着琴跟着返回,他总不好意思把这么重的琴丢给一个女子。

        很快朱由检就抱着一株蝴蝶兰跟在徐茗儿身后走了出来,“呐,你的花。”

        “哎呦,不好意思我刚看见,这不是名动京城的朱公子吗?恕在下之前眼拙,一时没认出来,原来朱公子只是徐家的下人啊?失敬失敬。”方世鸿盯着朱由检戏谑道。

        徐茗儿刚想替朱由检辩解就被朱由检拉住了,朱由检混不在意方世鸿的话,只是对徐茗儿道,“徐小姐请回吧,在下告辞了。”说完转身朝隔壁的朱府行去。

        徐茗儿看着朱由检离开也转身回府,然后对门房吩咐道,“把门关了,免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进来。”

        方世鸿总算遂了多日的心愿,说不定今日就是与芙蓉深入交流的日子,心情自然美好,也全然不在意徐茗儿的话,朝

        着众人一挥手道,“兄弟们,下半场走着,跟本公子凤来仪快活去。”

        朱由检回到府中毫不耽搁,叫上高胜、高寒二人就骑马奔四海庄园而去。

        四海庄园人也齐整,都不用再派人去招呼,骆养性、秦珝、朱应安都在。

        朱由检叫上正在喝茶的秦珝和朱应安,硬生生的把骆养性从赌桌上拉了下来,“赶紧跟我走,去凤来仪,今晚那里恐怕有好戏看了,去晚了可就看不上了。”

        骆养性一头雾水的问道,“凤来仪?什么好戏?不就是芙蓉登台的日子吗?还没有我赌场赢钱来的有趣。”

        “哎呀,我居然差点忘了今日芙蓉登台,多谢朱兄弟提醒,没想到原来朱兄弟也是同道中人啊。”朱应安给朱由检递了个淫~荡的眼神。

        “五哥,你怎么和子瑜兄染上一个毛病,以前没听说你有这嗜好啊?”秦珝有些疑惑的道,接着又劝了一句,“你可要悠着点,这毛病伤身,多了可是会影响发育。”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先走,我路上在详细跟你们说。”朱由检拉着几人就走,这时候想来方世鸿一群人差不多都快到了,还好他们是坐马车,几人骑马会稍快一些。

        “今日早些时候子瑜拉我去徐小姐那里讨了一株蝴蝶兰准备送给芙蓉作生辰礼物,就是方世鸿之前要跟徐茗儿买的那一株,巧的是方世鸿方才也去找徐小姐了,而且威逼利诱最后花了三十万两银子加上那把焦尾古琴最后也得了一株,估计也是打算今日送与芙蓉,而且方世鸿一群人喝的醉醺醺的,今晚想必会很热闹。”朱由检一边骑马飞奔一边朝几人喊着解释,一路上灌了一肚子的凉风。

        “我就纳了闷了,方世鸿最近是走了什么霉运,总是能够被我们碰上,我对他都有些不忍心下手了。”朱应安哈哈大笑道,看方世鸿吃瘪是他最乐意见到的事。

        “太可怜了,你们怎么忍心可着一个人坑。”秦珝喊道。

        “是啊,要不我们

        换个人欺负吧,你们觉得小秦如何?”骆养性调侃道。

        “我同意。”

        “我也没意见。”

        “我不赞成,我觉得紧着一个人霍霍其实也挺好。”秦珝大声反驳。

        很快几人远远的就看到方世鸿一群人下了马车走进凤来仪,看来来的还不算太迟。

        来到凤来仪门口几人把马交给门口的小厮便快步走了进去,他们也不管别人招呼,找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就走了过去,叫了些酒菜准备喝酒看戏。

        只见方世鸿一群人占了一桌最靠近舞台的位子,那株蝴蝶兰就放在桌子中央,几人大声的吆喝着喝酒。

        天色微暗,就见芙蓉着一身红衣登台了。

        芙蓉刚来到台中央,下面的喧闹声稍微小点,就听方世鸿那桌其中一人大声喊道,“今晚大家尽情的玩,一切费用由方公子结账。”

        朱由检躲在角落里不怀好意的对几人道,“他今晚这人,怕是要丢大了。”

        连日来,每逢芙蓉登台,张之极都在幕后以竹笛伴奏,这一次仍是一样。

        此前芙蓉每次登台都是直接跳舞或者弹琴,唯有这次她却只是立在了台中央。

        虽未说话,台下已经主动安静了下来,连喝酒的也放下了酒杯,怕发出杯盘碰撞的声音唐突了佳人,静的连坐在角落的朱由检甚至都能听到楼上的房中隐约传来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芙蓉朝台下看了看,入目就是那张离台最近的桌上放的一盆蝴蝶兰,这让她略微有些失神,然后又看了看坐在桌前的方世鸿。

        方世鸿见芙蓉看向自己,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观芙蓉的表情,今晚携手登~床想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芙蓉看了一圈然后收回目光,先是朝台下施了一礼,接着道,“自芙蓉挂牌以来,蒙各位抬爱,芙蓉不胜感激。为表谢意,今日芙蓉就为各位多弹几首曲子,跳几支舞。自酉时起,至亥时止。”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68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