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十五章 选秀之局(上)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十五章 选秀之局(上)


那小太监是先找到了四海庄园,听闻几人已离开,四海庄园的伙计听那小太监说有要事,便领人找到了这里。

        “五爷,奴婢是尚宫局李公公下面办差的小福子,李公公差奴婢来请您老赶快回去,锦绣姑娘被崔公公强迫充了秀女,您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那个慌张而来的小太监见到朱由检纳头就跪,急声说道。

        听了这叫小福子的太监说完朱由检怒从心起,“什么?崔文升好大的狗胆,竟是打的这个主意,高胜、高寒马上回去。”

        也顾不得与其他人告辞了,朱由检直奔看马的小厮,一把夺过小厮手里的缰绳和骆养性为他准备的马鞭,跨上青霜直奔宫中而去,虽然马术不精,朱由检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高胜、高寒虽然比朱由检慢了一步,不过很快跟了上来。

        朱由检冲着两人吼道,“你们前面开路,遇到阻拦直接冲过去,一切后果由我负责。”

        高胜、高寒策马超过朱由检,隔了三丈在前面领路。

        出宫时坐马车到跑马巷用了近半个时辰,回时骑马赶路连一刻都不到就来到了宫门前,守门的侍卫远远的就看到几人飞马奔宫门而来,以前高胜、高寒也是守门侍卫,守卫自然认得他们,但即使如此却也不敢随意放进。

        后面的朱由检掏出令牌冲前面大喝一声,“高寒接着。”便将令牌朝前扔了出去。

        高寒毫不减速,连头都未回,仅凭听声辩位,左手一伸就将令牌稳稳的抓在手中,离宫门还有五丈远时将令牌往前一探,大喝一声,“让开。”

        虽有令牌,但检查令牌也是出入宫必须的手续,守门侍卫见高胜、高寒二人作为曾经的守卫竟不守规矩毫不减速,二人手持长矛一个交叉就将宫门拦住了。

        高胜、高寒二人跟随朱由检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自然知道锦绣对这位小爷来说很重要,他们明白事情紧急,既然得了五殿下指令,哪里还管守门的侍卫,在接近两个守卫时,高胜大喊一声,“二位兄弟,事态紧急,只好得罪了。”说完高胜抽出朱由检交给他保管的寒月刃,一个向上斜拉,他本只是想格开两柄长矛,好让朱由检顺利通过,但仆

        一接触,两柄长矛就如豆腐一般被斩断,矛头飞出,只剩两杆光秃秃的蜡杆。

        高胜、高寒都未想到这把宝刀如此锋利,二人心里虽然惊讶,但速度丝毫未减的穿过门洞,朱由检也紧随其后,越过了守卫二人。

        直到三人奔行远了,守门二人才回过神来,大喊道,“有人闯宫了。”

        进了皇宫三人毫不减速,直奔内务府而去,一路太监、宫女看的吃惊不已,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在宫中跑马,无论文武官员向来是不到护城就要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只有极少得天子恩赐的老臣能得宫中乘步撵的殊荣。

        离内务府还有百丈,朱由检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前焦急地来回踱步的李进忠,听到马蹄声,李进忠抬头望去,就见朱由检和高胜、高寒骑着马奔来,敢在宫中跑马,这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李进忠也顾不得多想,见三匹马快到了,连忙推开了内务府的大门,三匹马接连跃过门槛直奔内堂。

        到了堂前朱由检一跃下马,直奔堂内而去。

        一路上心急如焚,朱由检也没有心思顾念其他只想着快点赶回来,而此时终于到了,他一颗心方才略微放下,下了马的那一刻朱由检身心放松下来,才感觉到被青霜颠的翻江倒海的五脏六腑,到了堂前朱由检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口连早膳都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朱由检略微整理了一下仪容才向堂内行去,但来到门前却被门口的小太监伸手拦住了。

        门前的小太监是崔文升的心腹,自然也是郑贵妃的人,这小太监自然也是认识五殿下的,但有了靠山小太监胆子也大,竟连这位无法无天的小爷也拦了。

        即使未进门,堂内的情形朱由检也看的清楚,堂上坐着郑贵妃,崔文升立在一旁,下首坐着李选侍和朱由校,而堂下跪着包括锦绣在内的三人,这三人应该就是通过层层筛选最后选出的人。

        既是还没立册,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朱由检此时也不急了,他看着面前拦住他的小太监,冲着堂内大喊一声,“狗奴才,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喊完对着那小太监就是一脚,小太监应声倒地。

        在朱由检刚到时

        堂上的郑贵妃就知道了,但她连看都没向门口看一眼,仿佛那就是一只蝼蚁。

        而朱由检的这声叫骂传进堂内,郑贵妃却再也不能装作没看见了,她脸色铁青的看着门口,这哪是在骂那奴才,分明就是在骂她,虽然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却无法明说,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这已经不止在打狗了,还在打主人的脸。

        这时朱由校才注意到门口的朱由检,连忙起身走到了门前道,“小五你也来了?”

        朱由检冲朱由校微微一笑道,“皇兄忙着呢?你先忙你的,我先处理点小事,快回去吧。”

        此时这太监方才有些后悔,再有靠山面前这位也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挨打了也只能忍着,倒地的太监也不能就那样坐在地上,只得爬起来跪在朱由检面前,说了句,“奴婢该死。”

        这小太监现在心里是在真心实意的磕头认错,但他伏下的位置却仍是隔在了朱由检和大门之间,在别人看来,好像就如同一个忠心护主的下人虽然被罚仍旧忠实的执行主子的命令。

        朱由检向来讨厌这种狗仗人势的人,本来只需绕一步就能走进堂内,他却偏偏不进,扬起马鞭就抽在了这门口的太监身上,大声喝骂道,“狗东西也敢拦我。”

        这跪在地上的太监只能生生的受着还不能辩解,只是不停的说,“奴婢该死。”

        朱由检又是一马鞭抽下,嘴里还是那句,“狗东西也敢拦我。”

        此时这太监哪里还像是在拦他,但跪在那里又不能挪开,挪开了就像是在躲鞭子,这在宫里挨了打若是躲了可就不是抽几鞭子这么简单了,那是大不敬的罪。

        朱由检也不管这太监如何,只是一鞭一鞭的抽下,嘴里一直就那一句,“狗东西也敢拦我。”

        如此明显的指桑骂槐,朱由检就是要看看郑贵妃能忍到何时,这落下的鞭子,就像一下一下在打郑贵妃的脸。

        “好了,不要再在本宫面前胡闹了。”在朱由检抽了十几鞭子后郑贵妃终于开口了。

        朱由检微笑看着郑贵妃,就这么站在那太监面前,也不进堂,也不离开,他不走,那太监也不敢动一下。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686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