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十三章 三场赌局(下)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十三章 三场赌局(下)


虽然有把握,但之前连输了两场,秦珝也不敢托大,趁选马的时机秦珝便吩咐了乔管事出门去清道,即使不可能将人全部赶走,但一些商贩给些好处退避片刻还是不碍事的。

        与众人一起来到四海庄园门口,朱由检便发现早上来时甚是拥挤的跑马巷此时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但他也不以为意。

        在四海庄园的牌楼前朱由检放下滑板,秦珝也上马准备,随着朱应安扬起手再落下,二人便如离弦之箭蹿了出去。

        跑马巷的路面是青石铺就,青石衔接的地方总有些高低起伏,这对于朱由检来说无疑增加了不少难度,而青骢小马虽未成年,但起步却一点都不慢,再加上秦珝娴熟的马术,只是片刻就拉开了朱由检一大截。

        因为四海庄园门口这一段路早就被乔管事清理过,所以秦珝跑的飞快,但秦珝选马的时间虽然尽量拖延,然而乔管事带着几个伙计也不过就清了三五百米的距离,跑马巷人潮如织,这三五百米的距离清理下来已经不知费了多少工夫。

        再往前走,秦珝骑马的速度自然就略微慢了下来,而过了这三五百米空荡的街道后朱由检脚踩着滑板就慢慢追上了。

        秦珝倒是并不担心,毕竟人多也不是针对谁,要慢大家都慢,但只要人少些,青骢马跑赢滑板还是再轻松不过。

        然而不待秦珝想完,刚到人多处就见朱由检一个起跳脚下滑板随着他的人直接跳上一家商铺门前的六级石阶,接着沿着一家家商铺的雨檐下飞快地向前滑去,不管前方是门楼、门洞、门槛还是门枕,那滑板就如同粘在朱由检脚上一般,只要不及半人高的地方他都能轻松越过。

        商铺的雨檐下可比街道上人少的多,所以朱由检跑起来很快就超越了秦珝,秦珝身下的青骢马别说六级石阶,就是九级也能轻松跨上,但那人数不多的一排雨檐下这一人一马就没法通过了。

        没有更好的办法,秦珝只能一边吆喝着开路一边尽量快的向前跑,虽然街上人相对多些,但秦珝也并没有被朱由检拉开太多的距离,从四海庄园到跑马巷牌楼有近五里的路程,最后一里左右没有什么商贩和行人,那里或许就是决定胜负的地方。

        商铺的廊檐也是断断续续,一路上朱由检也是时上时下,偶尔回到街上蜿蜒蛇形躲避着路人,遇到人多堵路时,朱由检一个墙上滑行越众而过,或者直接踩着滑板跳上人家喝茶的桌子,搞得杯盘狼藉,惹得众人惊叫连连,直看的

        秦珝目瞪口呆。

        青骢马跑的再快,但躲人这一块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滑板的,眼见距离越拉越远,秦珝也顾不得许多了,能用嗓子开路的最好,遇到不开眼的直接提起缰绳让青骢马从人头顶一跃而过,也亏的青骢马跃的够高,否则只是不伤人这一条就已经达不到了。

        如此二人一时搞得跑马巷鸡飞狗跳,这应该就是大明朝的街头飙车了。

        越跑到后面街上人越少,青骢马也越能够撒开四蹄往前跑,秦珝和朱由检的距离也慢慢拉近。眼看离巷口的牌坊不过五十丈,二人的距离也不足十丈,谁输谁赢还是个未知数。

        离巷口的牌坊还有三丈左右时,朱由检已被秦珝赶上,就在这时,牌坊下的一两马车上突然跳下一个小女孩,正挡在了秦珝的马前,若是离得远些青骢马很轻松的就可以跃过这女孩,可此时秦珝除了勒紧缰绳也别无他法,但他能想到,马蹄落下之时就是那个女孩丧命之时,秦珝有些不忍的用手捂上了眼睛。

        透过手指的缝隙,秦珝就见朱由检脚下滑板一个强行变向,单手抄起那个女孩身子一矮就从马蹄下躲了过去,但由于速度过快,此时再想变向已经来不及,而眼前就是牌坊两边的立柱,以这速度撞上不死也要摔个重伤。

        此时但见朱由检前脚上勾后脚下沉,滑板贴着立柱上滑了一段卸了些力道,接着一个后空翻,朱由检怀里虽然还抱着个小女孩也依旧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安全着陆的朱由检趁着秦珝勒马发呆的机会也没有谦让,轻松的滑过了牌坊终点线,然后抱着小女孩放回了马车上,看着小女孩惊魂未定的样子,朱由检拍了拍她的肩膀,接着转身拿起滑板对着秦珝道,“别发呆了,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不计较输赢,二人都比较悠闲,不过秦珝仍有些后怕,差点就伤了一条人命。

        四海庄园门口众人依然等着,等待输赢的结果。

        “我输了,五哥,小弟输得心服口服。”秦珝冲朱由检抱拳行礼道,“若不是你,我这一生都将不得安生。”

        三局三败,秦珝年龄小,一句五哥叫的爽快,另外张之极和骆养性二人却像喉咙卡了驴毛一般叫不出口。

        众人也不明白秦珝话里的意思,跑个马怎么就一生不得安生了,于是秦珝先安排乔管事去把街上损毁的东西赔偿了,然后向几人把一路发生的事讲了。

        三人都输了,所以也不好意思再提滑板的事情,只

        是几人听闻滑板竟如此神奇,就更加心痒难耐。

        只是朱应安可不曾与朱由检赌过,此时也只有他最好开口,“朱兄弟,你这滑板能否卖我一副?咱也不用你给打折,就按琉璃巷的价格三万两银子一个如何。”

        朱由检从高胜手里拿过一副滑板递给朱应安道,“说什么银子不银子的,你拿去就是。”

        朱应安连忙接过道,“朱兄弟可真是我的贵人,昨日借你威风挫了方世鸿的锐气,今日又借你手气不仅还了六万两的债,还白得你一副滑板,这怎么说得过去,不过谈银子伤感情,我也没什么好东西,刚好昨日拍卖会上得了一把古刀名曰‘寒月刃’,不如就送你把玩吧,这可是我除了银子能拿得出手最贵的东西了。”

        “你说的可是战国徐夫人的寒月刃?”朱由检有些吃惊的问道,寒月刃的大名他可是知道的。

        “听那拍卖的几个老头说好像是战国的,至于是徐夫人还是赵夫人的我就不清楚了。”朱应安回道。

        “既如此我就不客气了。”朱由检笑着道。

        “五哥,你看是否也能卖与我们一副?”年龄最小的秦珝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都叫五哥了又何必这么见外。”朱由检将滑板递给了秦珝一副。

        一旁的张之极和骆养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另外两人,但怎么也叫不出口。

        朱由检也没打算为难他们,又取过两副滑板递了过去。

        善赌的人向来注重赌品,骆养性也是愿赌服输的说了一声,“谢五哥。”

        张之极见骆养性比他还大的都叫了,自己也不好再出尔反尔了,也说了一声,“谢五哥。”

        朱应安听了倒是觉得惊奇,“子瑜,朱家兄弟不是你表弟吗?你怎么反倒叫他五哥?”

        张之极给朱由检递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朱由检点了点头道,“今日也没有其他人,你便告诉他们实话吧。”

        这时张之极方才说道,“再给你们重新介绍一下,这位其实是五皇孙朱由检,至于为何叫五哥,这就是刚才的赌注。”

        听了张之极的话这时几人才明白,难怪能一次拿出这么多副滑板。

        秦珝笑着道,“看来这一声五哥叫的不亏。”

        “既然不亏,那你今日就好好教教五哥骑马如何?”朱由检笑着回道。

        “乐意之至,哥几个,马场走着。”秦珝招呼一声就奔马场而去。


  (https://www.bqkan.com/76_76419/14068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