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19章 天极宗弟子

第19章 天极宗弟子


  她大笑着祝他们白头偕老。

  有参加婚礼的人也觉得,是不是祈玉珩搞错了,堂堂宗门大小姐,竟然由妻变妾,而她的贴身奴婢,却成为庄主明媒正娶的妻子。

  但祈玉珩却口口声声承认,洛秋锦才是他此生唯一的妻子,其余女人,只能为姬妾。

  洛秋锦摇身一变成主母,备受祈玉珩宠爱,二人的故事还成了间坊茶馆流传的一段佳话。

  叶倾衣皱眉,还有这档子事儿?

  突然间,她对这无涯庄主便没了丝毫敬佩,只想一下子偷完他库房里的所有宝贝。

  “你是主母,是我无涯山庄的女主人,只需照顾我关心我,怎可对旁人低三下四?”祈玉珩托起她手臂,言辞不悦。

  转而看那眼盲女子,眉间划过烦躁,“你来这儿干什么?要是没事,就回房待着。”

  “庄主,今日是你生辰,我特意做了样东西,想要亲手送给你。”洛秋璃不卑不亢,笑容冷淡,自丫鬟手里接过木盒,把里面的东西拿出,递过去。

  祈玉珩却是看也未看,“不必了。别又是那些想要克死我的物件,我就吃斋念佛了。”

  “小兰,大夫是怎么说的?还不快扶你家主子下去?”

  “祈哥哥……”

  “来人,把秋姨娘带下去。”

  祈玉珩不耐地吩咐,似是厌极了眼前的女子,“以后但凡这些场合,秋姨娘就在后院好好待着,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白衣女子脸上挂的笑意渐渐凝滞,直到消失。紧紧握着想要亲手送给他的礼物,没松开。

  “夫君,姐姐一片真心实意,比锦儿对您还要好百倍不止,夫君千万别辜负了姐姐的一番心意。”

  洛秋锦阻止,让开自己座位,要将洛秋璃请上去,“姐姐请上座。”

  “不用了。”洛秋璃打开她的手,“庄主和锦夫人大可放宽心,我只是来送个礼而已,没有那些弯弯绕绕的花花肠子。”

  “既然二位不要,那我也省了心思。以后,我会好好待在房里,不会碍了庄主的眼。”

  “锦儿,还要我再重复一遍?”祈玉珩见她这副冷淡不领情的样子,心头一闷,火气上来。

  “你已经不是她的奴婢,用不着再对她恭敬客气,你是主子,她是奴婢,你为尊,她为卑。记住了吗?”

  “锦、锦儿知道了……”他语气有些凶,洛秋锦身子抖了抖。

  洛秋璃自嘲一笑,几次想再开口,终是没说什么,由人搀着离开。

  后面的宴会,众人也没了什么兴致,直到结束后,告辞的告辞,休息的休息。

  *

  后院。

  叶倾衣准备回房,收拾一番再去盗库房,反正山庄大喜,那些守夜的估计也醉得一颠儿一颠儿的了。

  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却不料,刚到半路,就碰见了一个不想见的人。

  “……叶倾衣?”

  一股淡淡的桂香夹杂着酒味扑面而来。

  月色清朗,容若冷星。

  来人正是萧景逸。

  叶倾衣极不愿待见他,脸色瞬间垮下去,“少将军,一个月不见就出来蹦跶了,看样子,你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有事儿?”

  左躲右避,还是没避掉。

  晦大发了。

  萧景逸没想过会在这里见到她,把人叫住,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每次相见,不是她遥不可及,便是他冷漠拒之,从没好好说过话。

  她这一句,显然是夹枪带棒,故意提醒他一月前受的那三十灵鞭。

  “我一直想找你,跟你好好道个歉,上次的事情,起因由我……”

  萧景逸也没计较,还是搁下面子,斟酌话语,“我去过你府中送药,但都被人拦下,他们不肯传话。”

  “我也……”

  “嗯,明白,说完了?”叶倾衣暗暗吐槽,还好没进来,不然她一定拿刀赶出去,“歉意我收到了。天色太晚,我也困了,得回房歇息,少将军自便吧。”

  “那你……”萧景逸眉头紧锁,趁着浅浅酒劲,仗着胆子问,“可有原谅我?”

  叶倾衣不想跟他废话,“少将军,你耳朵不聋吧?我那日的话,你没听见?我这个人心眼儿小,心思歹毒,向来喜欢瑕疵必报。”

  “你给我一掌,我往后加倍要回来就是,所以呢,也谈不上原谅不原谅。”

  “我想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少将军你……可以让道了吗?”

  一个两个都喜欢挡道,什么德性。让她原谅,做梦吧。

  萧景逸面色僵滞,显然没想到她这么固执,说出去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不肯收回。

  他已经放下了面子,诚心同她道歉,这辈子,还没有几个人能让他做到如此,放低姿态,言语温和。

  被扫了面子,心底有些不舒服,偏偏又没辙。

  烦躁间,正对上那双仿佛缀满了明月星子的眼眸,眉间的明显不耐,肆意张狂,竟有几分似曾相识。

  似乎在哪儿见过。

  淡淡的桂香中缭绕着酒气,逼上心头,那股被压抑的不满和热劲上来,他往前欲抓她手腕,“我们是不是……”

  叶倾衣连忙闪避后退,反手抽出利刃,一划,任他反应迅速,脸上仍被生生割出一条口子来。

  那是一把普通弯刀,藏于袖间,最是趁人不备,来个偷袭反击的好利器。

  萧景逸摸着脸,微怔,不是生气,而是惊讶于她此刻的身手。

  分明一月前,她连躲开他的攻击都成问题。现在,她竟然可以趁他不备,出手伤到他。

  关于西街上的传闻,他不是没听人提起过,叶倾衣废了宋平章灵根,弄得皇都震了一震。

  可那件事背后有太子殿下替她摆平,很快就被压了下去。是以,也没掀起太大风浪。

  她灵根凭空消失,不仅失去了修灵的能力,整整九年都没再恢复,身体甚至比常人都更加虚弱。

  如今灵力终于出现,可听到和亲眼目睹是两回事……

  “再动手,下次伤的,就不仅仅是少将军的脸了。”叶倾衣握住弯刀,眼神极冷。

  她现在没功夫和他打架。

  但若是要动手,她也奉陪到底。

  “我倒要瞧瞧,是谁这么放肆。”

  一道娇俏女声从背后传来。

  人未到,声先到。

  “堂堂镇国少将军,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却还不识趣。这位姑娘,架子未免也太高了。”

  暗色里,走出两人,为首之人乃是一青衣女子,姿容俏丽,身段窈窕。身后跟着个年轻男子,身形俊瘦,容貌尚佳。

  这两人,正是天极宗其中两位弟子。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29247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