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18章 妻妾变

第18章 妻妾变


  他怎么来这儿了?为什么不是太子殿下那朵小清莲,白月光,她的大粗腿呢!

  不是冤家不聚头,晦气!

  她只好又将头压低几分,让容无相的身形将她挡住,减少存在感。

  “祈师兄,这是我们三人经过大沼林时,从一只圣兽那里夺来的东西,不是什么稀罕物。但礼轻情意重,还望师兄笑纳。”

  那人手里躺着一块巴掌大的盒子,银光闪闪,一看就非凡品,更别提里面装的东西。

  大家纷纷放下食筷,紧紧盯住那只普通盒子。

  祈玉珩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出神,被人一唤,反应过来,这才礼貌看过去,“莫师弟有心了。”

  那玄铁盒子慢慢打开,两道光迸射而出,一颗拳头那么大的黑银色珠子映入眼帘。

  “九品阴阳珠!”

  底下一阵惊呼,羡慕不已。

  哪里不是什么稀罕物啊!

  “居然是九品阴阳珠啊,我滴个乖乖。”旁边一个年轻青衫公子摇开折扇,“不愧是天极宗的弟子,圣龟兽的宝贝也敢抢。”

  “喂,九品阴阳珠?那是什么?”叶倾衣扯了扯座前的衣摆,问得小声。

  容无相没把心思放在堂上,也懒得与人结交关系,却也知道她偷偷坐在了身后,这会儿还悄摸摸地拽他。

  他扭头,任她揪住衣摆,身子微微后倾,“一只鳖拿来暖床的小珠子罢了,没什么用。”

  “小珠子?没见识!”

  青衫公子啪地合拢扇子,坐直了身子,狠狠鄙视了他一番,“那可不是什么鳖,它可是大沼怪林的千年圣龟,那珠子是它肚子里,聚天地灵气,吸日月精华,酝酿千年才结成的一颗九品圣珠。”

  “没什么用?呵,若是被人炼化,灵修者吸收灵气的速度至少是别人的两倍,修炼时能减少走火入魔的几率。

  “到了一定程度,还可以在稳固灵根的基础上,分化出异系灵根。”

  他白了人一眼,这年头,见识不多,口气却不小的人还真不少,“你说,它现在作用还大不大?”

  原来,这珠子还有这么大作用,那小白脸还将它贬低得一无是处?

  圣龟在他眼里只是鳖,九品阴阳珠只能暖床,能加倍吸收灵气的作用被他说成没什么用。

  叶倾衣不禁多看了那颗珠子几眼,挺大一颗。既然是圣兽之物,那它固灵的效用是不是比洗髓丹更好?

  容无相与那公子来回争论了数遍,大多都是那公子在天花乱坠,口若悬河,面红耳赤。

  可任凭他怎么说,容无相回答还是不变,“没用。”

  “没用就是没用。”

  最后一句,“又不是我的,再有作用也跟我没关系。”

  气得那青衫公子牙痒痒。

  这种珠子,可不是想有就能有的,就连拥有无数上等宝物的无涯山庄,也没有珍藏这类宝贝。

  祈玉珩也被这珠子惊了一下,但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也没有过多表现,只让人将它放到了宝库。

  “庄主,夫人,秋姨娘来了。”

  宴会过半,气氛正浓,下人悄声禀报。

  祈玉珩面色微沉,“她不好好在院子里待着,来这儿做什么?”

  “这……”下人惶恐。

  “夫君,今日是你生辰,姐姐怎会忘了呢?想必她是来给你送生辰之礼的,快些让她进来吧。”

  祈玉珩面色不怎么好。

  洛秋锦见他握着酒杯的骨指都在用力,忙挽住他手臂,很是大度,“姐姐身子骨不好,夫君就别让她在外等久了,好不好?不然,锦儿会很过意不去的。”

  祈玉珩这才松口,搁下酒杯,沉声吩咐,“让她进来。”

  很快,一抹白衣出现。女子由丫鬟搀扶着,步伐不快,但又稳又轻盈。

  就像一只五色斑斓的灵鸟,大雅大方,清冷高贵的气质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若上面没坐着另一个女子,若她不是眼盲,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庄主夫人。

  众宾客的目光被她吸引,探究中带了几分疑惑,这女子是……

  还未走至座下,洛秋锦就已起身过来迎接,“锦儿见过小姐。”

  小姐?

  白衣女子脚步停住,虽然眼睛已经看不见,但只凭声音也清楚眼前人的身份,几分讽刺,几分淡然,“原来是锦夫人,秋璃不敢当。”

  秋璃?洛秋璃?

  叶倾衣早就认出,这女子正是她大街上救下的眼瞎女,也是方才被几个侍女欺辱之人。

  竟然是祈玉珩的妾室?

  而其他人想的,可不是这么一回事。

  “洛秋璃?那个作恶多端的小宗门,无忧宗,宗主洛鹤山之女?”

  “可不是。”青衫男子折扇一扬,“无忧宗早在两年前就被祈庄主带人给灭了,没想到,如今竟纳了恶门之女为妾。啧啧啧,好一桩风流趣事啊。”

  “可惜啊,好好一美人儿竟然是个瞎子。”

  “瞎子怎么了?人家貌美身段好,你看那腰,纤细有致,握起来就跟柳条似的,还有那声音,是不是可柔可软,可冷可娇?”

  “反正她看不见,那个起来,随便怎么弄,岂不是很带劲……”

  咚!

  一根筷子直插在手指间,稍有不慎,便会将他的手来个对穿。

  “妈的,哪个不要命……”这人怒拍桌子,寻着筷子飞过来的方向,拔刀便要砍,可是,一看到是谁,气势瞬间消失殆尽,脸色惨白,“胜、胜公子,是、是你啊……”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不小注意。

  叶倾衣也将目光投了过去,便见白日里那个右耳戴着玄色耳钉的黑衣男子面冷如冰,霜寒料峭,“再多嘴,死!”

  “是是是……”

  那人吓得两腿一软,不敢再动。

  天极宗的人,谁敢惹啊。

  何况这人还是宗门暴脾气且护短的四长老玄玉的小弟子,修为不论,这辈分上,就连祈玉珩也还得尊他一声小师叔。

  这方。

  “小姐严重了,锦儿虽是夫君娶进来的人,位份上比姐姐高,但锦儿自小在您身侧为奴为婢,您依旧是锦儿的主子。”

  洛秋锦把膝弯得更低,“锦儿不敢逾矩。”

  是了,有人想起来这事儿,还悄声谈论起来。

  这洛秋锦和洛秋璃以前可是主仆关系,在无忧宗覆灭一年之后,祈玉珩在一天内娶妻纳妾同时进行。

  妻从正门进,受百人祝贺,妾从小门进,没几人知道。当时,洛秋璃还跑到大堂大闹过一场,不知怎的,风波被压了下去。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29688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