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17章 你故意的

第17章 你故意的


  叶倾衣听到自己的骨头错位,一股疼意蔓入手臂、心口,她眼也未眨,目光顿时冷了几分,“小白脸,你会武功!”

  想到那天她出手相救之事,她眼眸微眯,“你故意的?”

  容无相抓住她腕子,重重一推,将她骨头复回原位,目光轻瞥,发现她额头已经渗出丝丝冷汗。

  不用想,给疼的。

  丑丫头倒是有几分骨气,他的手法与她的截然不同,被他这么对待过的人,早就死命求饶了,她却一声不吭。

  “我何时说过,我不会武功了?习医之人,学几招保命防身之术,不是很正常?”

  在她腕上轻按了一下,随即又很嫌弃地扔开,“丑丫头,我早说过让你离我远点,你自己不长记性,偏要凑近,现在知道吃亏了?”

  叶倾衣跳下桌,转了转接好的手腕,眼神凌厉,“有种,我们比比?”

  “唔……以强欺弱,不太好。”

  容无相看着眼前快要跳脚的小姑娘,支着手肘,勾唇凉笑,“这样吧,等你什么时候强大到能接我三招了,我再考虑考虑。”

  “毕竟……”

  他上上下下扫她一遍,毫不掩饰地鄙视,“灵者三阶,太弱。”

  “你……”叶倾衣握拳,本要狠狠挥过去,却又放下,这么不要脸的人,真的很欠收拾。

  但,他竟然一眼就看出她现在的品阶,而她却窥探不出他身上的任何灵力波动。差距,已然不用多说。

  “那好,你就先留命给我等着吧,本姑娘迟早会让你哭着求饶的。”叶倾衣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容无相拧着粉嫩的花瓣,任它们浮在水中,少女的话还在耳边回响。他有些好笑,这丑丫头,够狂妄啊……

  谁让谁哭,还不一定呢。

  *

  酉时末,距生辰宴正式开始还有两刻钟,便有人过来敲门提醒。

  叶倾衣早在人来叫她之前,就提前了几盏茶时间独自出了屋。隔壁容无相的房门紧闭,灯火已熄,想必早就出去了。

  她不识路,也不知道转悠到了哪处。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残败之身,还想到庄主面前丢人现眼?”

  叶倾衣路过小门,就撞见几个侍女威风凛凛地训斥人,夜色昏暗,她只隐约瞧清一个白衣女子被围住。

  “你别以为装柔弱扮可怜,就能博取我们庄主同情,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庄主心里,只有我们夫人一人,走路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如今夫人有了身孕,那更是被庄主捧在了心尖儿。”

  “而你,又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只落水的狗,掉了毛的鸡而已。你那失势的爹,还在给别人当牛做狗呢。”

  白衣女子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任几个侍女如何说,她只捧着一个木匣子,也不反驳。

  唯有听到夫人怀有身孕,指尖才略微收紧。

  “小莹姐,你和她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们还要去给夫人送安胎药呢,耽搁了时辰,庄主怪罪下来可有你好受的。”

  “是啊,还是夫人身子要紧。”那唤小莹的侍女直接抢过白衣女子手中的匣子,砸到地上,“庄主金贵之躯,岂会看得上这种破玩意儿,你可别拿它玷污了庄主和夫人的眼。”

  随后趾高气昂地带着几个侍女离开,每人一脚,从那摔破的木匣子上踩过,里面的东西也被践得七零八碎。

  等脚步声远了,白衣女子才慢慢蹲下身,却只摸到一个不齐全的圆木头。

  “小姐,您在找什么呢?快快起来,地上凉。”一个丫鬟端着食盒小跑过来,扶起地上的女子,“是不是她们又欺负你了?是小兰没用,不该离开您的。”

  “锦夫人她怎么能这样,任这些狗奴才欺负您,她再怎么说也是……”

  “好了小兰,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女子打住,双手在地上摸索,找剩下的东西。

  “小姐,别捡了吧,它都已经坏了。你看,你的手都流血了。”

  那小丫鬟心疼阻止,偏偏,白衣女子抱着那残缺不全的小木头人不肯松手,“不,这是我的心血。”

  “就算坏了,我也不能不要它。小兰,你现在还不懂。”她无奈一笑,“你看,它做得怎么样?”

  白衣女子期待地握住她的手,让她摸着木人儿的轮廓,仔细辨认。

  丫鬟一阵心酸,忍住哽咽,笑着说:“小姐,您的手艺,当然是最好的了,谁比得过你呀,做什么像什么。”

  女子笑了,声音落寞,“可是,我这辈子已经……”

  “算了。”

  “小姐,大夫说,你要好好休息,切不可再受凉,忧心琐事。我们先回去吧……”丫鬟轻声劝。

  一个黑衣身影从树后出现,盯着那抹身影,看了许久。

  月影风凉,飒飒落叶被吹进池塘,一片片地旋转,昏昏暗暗,最后沉入池底。

  *

  叶倾衣见人走远,这才往厅堂去。

  那小白脸说,锦夫人所中之毒乃是无忧宗专为控制奴仆而研制的。

  也就是说,锦夫人出身于无忧宗奴籍,但怎么和堂堂无涯山庄的庄主祈玉珩扯上关系的?

  白日里,她也见到过那个锦夫人,温婉秀气,小家碧玉,说话也娇羞细柔,风一吹就能倒的女子。

  那几个傲慢无礼、目无尊卑的侍女,真会是她养出来的人?

  还有刚刚那个白衣女子,背影倒挺眼熟,一时记不起在哪儿见过。

  宴会已经开始了一刻钟,叶倾衣才终于找到入口。为了不引人注意,她偷偷从后门进去,挑了容无相后面的空位坐下。

  祈玉珩和他夫人已经换了身衣服,敬了下方的人数杯酒水,送礼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地呈上。

  个个面带喜色。

  为了不让人起疑,那锦夫人也施了点胭脂,遮住了病态。看样子,祈玉珩没把他夫人中毒的事公之于众啊。

  叶倾衣将厅堂里坐的人迅速扫了一遍,发现除了为首的天极宗弟子和眼前这个小白脸外,其余的一个也不认识。

  可是,等她再细瞧,竟然在对面看到了谁?那个给了她一掌,又被墨云轻重重惩罚过的萧景逸!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016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