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16章 怀疑在下医术?

第16章 怀疑在下医术?


  “那先生可知这是何毒?有无解药?”

  “据我所知,它应当是前些年,一个小宗门派为控制奴仆而研制的黑玉紫霜丸,它的解药血灵蛊,须得宗主嫡系至亲亲自炼制。”

  “若是没有这个至亲,那锦夫人的毒,也无药可解了。”

  “先生您确定,秋锦所中之毒,真是黑玉紫霜丸?”祈玉珩面色微凝。

  容无相眸光凉凉地扫向他,“祈庄主是怀疑在下的医术?”

  “不,在下绝无此意。”祈玉珩赶紧诚恳致歉,“是在下着急了,还望先生见谅。秋瑾怀有身孕,我担心……”

  容无相勾唇,姿态懒散,“无妨,庄主对锦夫人情深意切,在下自当体谅。为今之计,便是尽快找到无忧宗嫡系传人,替锦夫人解毒了。”

  “我先替锦夫人开几副药,暂时压制一下她体内的毒性,庄主待会儿派人来取便是。”

  叶倾衣看不到容无相的表情,倒是将祈玉珩对他的客气看在眼里。

  虽说天圣大陆药修罕有,受人尊敬,但,又不是非他不可,庄主的态度,未免也太忌惮了点。

  祈玉珩点头,“有劳先生了。为方便叶小姐习医问药,我已将叶小姐住处安排在先生院中。先生和叶小姐先下去歇息吧,晚宴自会有人过来请二位前去。”

  安排住处?和这个小白脸住一起?她和他根本就没啥关系。

  “祈庄主,多谢您的美意,我……”叶倾衣想要拒绝。

  “嗯,庄主费心了。”容无相起身,打断她的话,拢了拢袖摆,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丑丫头,走了。”

  叶倾衣:“……”

  这破小白脸,把她后路给堵得死死的。但眼下祈玉珩的夫人喜事刚至,厄运又来,不是探听的好时候。

  借容无相的手拿到药,暂时还不太可能。

  算了,她自己行动。

  *

  无涯山庄,占地之广,整座无涯山都是祈玉珩的地盘。

  厅堂宽阔,客房厢房上百许,足以容纳几百人歇息走动。

  西北后院。

  “容公子,真看不出来,你不仅医术得了,连这心,也是笼纱罩雾一般,裹了一层又一层,让人看不清啊。”叶倾衣坐在桌上,转着茶杯,支起脚,晃来晃去。

  空着的手里边儿,还不忘吊着一个鸟笼,逗着笼里的鸟儿慌乱地拍着翅膀,上蹿下跳。

  容无相手里拿着花,斜倚在门边。

  这里是他的房间,他的桌,他的茶杯。而她却毫不避讳地进他的房,坐他的桌,喝他的茶,还逗他的鸟……

  是想故意气他。

  “丑丫头,没人告诉你,未经允许,别人的房间,是不可以乱进的么?”他眸色微烁。

  叶倾衣干脆放下手里的东西,掏了掏耳朵,佯装无辜,“容公子,你在说什么啊?难道没人告诉你,女孩子的花,是不能乱拿的吗?”

  她何止是想破坏他的东西,就连这间屋子,要不是不完全属于他所有,她也想给他掀了。

  容无相轻笑不说话,捏着花茎,走到桌边,重新给她倒了一杯茶,“叶姑娘闲来无事,跑到无涯山庄是做什么?你一不会医术,二非名士,是想偷东西还是想打架?”

  “公子很想知道?”叶倾衣弯下身,目光与他平视,将他眼睛里倒映的自己看得一清二楚。

  “说实话,不太想。”容无相支着下巴,她的突然靠近,让他微微靠后了点身子,“不过,我可以勉为其难猜一下。”

  他对上叶倾衣的眼,眸中似有波光流转,“无涯山庄的库房乃苍邛第一宝库,无论是金银财宝还是名贵物什,凡是俗物宝物,应有尽有。”

  “你来这儿,该不会就为它吧?”

  “为什么就不可以是权财呢?”

  “权财二字,若不论出身,那还得靠实力和脑子说话,就你目前而言,显然还差太远。”容无相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不疾不徐,“所以,丑丫头,你想要的东西,是库房里的什么宝贝?”

  叶倾衣也不恼,晃了晃脚,“你这么厉害,有本事继续猜啊。”

  “你堂堂一个大医师,来这里怕也不止是为了给人治治病诊诊脉什么的吧。我不想知道也不会干涉。所以,我想要什么宝贝,又关你何事呢?”

  容无相揪下一片花瓣,扔进茶杯。看着里面漾起的波纹,他眼尾轻挑,瞧着很是赏心悦目。

  叶倾衣却抬手,一下子扣住他的下巴,轻轻摩挲,“啧,容公子的皮肤,雪白透红,光滑似玉,真是一丁点儿瑕疵也瞧不见。要是被人一不小心给拧歪了,那可就真是罪过了。”

  容无相也不乱动,任她扣住,双眸轻弯,散漫语气里含着几分警告,“丑丫头,灵力可不是这么用的,捏坏了,你可得赔啊。”

  捏坏?听着怪怪的。

  “那公子不如教教我该怎么用?”叶倾衣眯眼,笑不达眼底,一个不会武的人,还敢笑她,“哦,公子刚刚可说错了一句话。实力,我目前确实不够,但卸了你的骨头,还是能勉强做到的。”

  “至于脑子,要比一比,谁差更远吗?”

  容无相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流转,来了兴致,“好啊,怎么比?”

  “谁先给那个夫人解毒,谁就赢,怎么样?”叶倾衣挑眉,“输的那个人,就……先欠另赢的那人一个条件。具体是什么,等想好再说,不可反悔。”

  容无相略一思怵,倒也干脆,“好。”

  他抬眸,似笑非笑,“不过,丑丫头,你这张脸,可不可以离我远点儿,我胆子小,我怕我晚上睡觉会……做噩梦。”

  “这样啊。”叶倾衣两眼弯弯,非但不远离,反倒又凑近一尺,望进他漆黑的眸,“那我帮容公子练练胆,多瞧几遍,就不怕了。”

  竟敢嫌弃她,那她偏要恶心他。

  叶倾衣捏着他的下巴,手下加力,毫不留情。

  ‘咔——’的声响,骨头被生生捏错了位。叶倾衣看着被她虐得沉默不语的人,“容公子,滋味如何?有没有很销.魂荡魄?”

  “嘎——”的一下,容无相抬手,轻轻将下巴归位。眉头丝毫未皱,凉凉的眸光里反倒淌着兴奋,“丑丫头,我说过,灵力可不是这么用的。”

  趁她松手之际,他二指轻夹住她的腕子,拉向身前轻轻一扭,同样是“咔——”地脆响一声,她的手腕便松松垮垮地吊住。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056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