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15章 怀孕中毒

第15章 怀孕中毒


  今日是庄主祈玉珩的生辰,但凡有点势力的江湖人士,小门小派都来了。

  没来的,有事耽搁不能来的,也早早派人捎了礼和信,提前祝贺。

  叶倾衣递了请帖,便被人请进山庄。

  “凌师兄,宴会要晚上才开始呢,我想去四处转转,看看祈庄主这里到底有多气派。”

  “我们先去见师兄,叙一叙旧,之后我再陪你出来转。小师叔,你以为如何?”男子扭头问。

  言语中含着恭敬。

  旁边黑衣男子气场深沉,右耳耳钉闪闪发亮,轻嗯了一声,率先走在前头。

  叶倾衣与几人错身而过,将他们的话全收入耳中。

  听说这次天极宗也来了人,原来,来的就是这几个人。想必也是与祈玉珩交情匪浅,不然也不会特意离开宗门来这儿一趟。

  不过那黑衣少年,瞧着挺厉害的样子,也不晓得是宗门哪位长老或是门主座下的弟子。

  叶倾衣绕过大堂,那里宾客如云,热闹非凡,不管认识不认识,几乎都在交谈。

  看来天极宗的名头不是一般的响。

  只是,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给人祝贺的。那日的小哥说,无涯山庄有上品洗髓丹和雪肌膏,一个稳固灵力,正好可以给兰钧用。

  另一个雪肌膏……

  叶倾衣摸了摸脸,希望真的有用吧。

  只是,这两样东西会放哪儿呢?

  过了大堂,绕了几座拱门,便是种满竹桃的石子路,人也渐渐变少。

  她翻过长廊,辗转来到一处内院。没见着看守的人,叶倾衣走路都大胆了起来,还随手折了一支花撺在手里。

  跳上走廊,正要过个拐角,却冷不防地,一下子撞上个人。

  “啊……”

  那人似乎也没料到会突然从拐弯处蹦出个人来,在她撞上他胸口的同时,伸出手半实半虚地揽住她的腰。

  叶倾衣尽力刹住脚,还是不可避免用鼻子戳到了他心口,鼻头有点酸。

  但他身上的味道幽淡好闻,恍若竹兰,又似檀香,好像在哪儿闻到过……

  一时晃了神。

  “丑丫头,撞了人……不道歉?”

  慵懒散漫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让她心跳陡然慢了半拍。

  道……道歉?

  不对,前面几个字是……丑丫头!

  叶倾衣立马抬头,果然对上那张白嫩又欠揍的脸,此刻挂着欠揍的笑,让她想一拳头挥过去。

  她是没名字还是怎样?丑又怎么了?又不是天生的?有种你给我天生一个啊?

  叶倾衣懒得同他计较,反正他又没武功,又打不过她,所以很干脆、粗鲁地将他推开,礼貌微笑,“容公子,不好意思啊,让让。”

  任谁惹她不高兴了,于她有恩,她也不会认的。

  容无相也没恼,在少女错开身后,抬手抓住她肩头随风飘起的细带,夺过她手里的花,凉漠勾唇,“丑丫头,你这么不见外地进我院子是想……干什么?”

  他还没追究,她倒是理直气壮起来了。

  叶倾衣回头,就见他抓住她的细带把玩,问得散漫随意,毫不正经,“你的院子?”

  她笑,“容公子,这里是无涯山庄,什么时候成你的地盘了?你有证据吗?没证据就松手啊乖,我现在没空陪你玩儿。”

  “不然,我拳头不认人,打不过我可别哭。”

  她拍开那只爪子,扯回细带,一副哄小孩儿的语气。

  容无相嘴角轻抽,好嚣张啊……

  “容先生,我正要过来请你,这位是……”

  前脚落地,后脚就被一个声音截住。叶倾衣退回去,正巧对上进来那人的探究目光。

  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白袍玉带,棱角分明,身上的贵雅硬朗气派不言而喻。

  “祈庄主。”容无相恢复凉漠神色,微颔首,淡扫了一眼旁边的少女,十分客气,“这位是叶三小姐,她对医术兴趣浓厚,特地跟了过来,拜我为师,继续习医问药。”

  “哦,原来容先生还有这么小的徒弟。”一听是他的人,祈玉珩面色和缓不少,看到叶倾衣戴面纱的脸,就又信了七分。

  他点头,算是和她打招呼。

  然后又略带担忧地看向他,“容先生,下人方才来报,说秋锦突然晕倒,醒过来又说不碍事,可我还是想请您过去看看。”

  “夫人为重,庄主请。”容无相很是淡定,让叶倾衣跟上,自己又与祈玉珩并肩而行。

  叶倾衣本想拆穿他,可脑子一转,突然想借他的手,讨个人情了……

  于是乖乖跟过去,目光斜斜瞥向前方,那人皮肤细白,微微扬唇,脸不红心不跳,哪像是撒谎的样子。

  她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戴了面具。这皮囊,跟他的黑心完全不符,骗了人还能如此镇定。

  外面客人众多,这祈庄主也没去接待,反而亲自过来请了容无相去给他夫人看病。

  看来,祈庄主也是个情深义重的人,长相出众,名权两得,对他夫人还这么好。

  半刻钟过去……

  叶倾衣立在容无相身后,看到他指尖从红线上移开,“恭喜庄主,锦夫人这是有喜脉了。”

  “先……先生,您说什么?”那年轻夫人激动地抓紧手帕,不敢置信地问,“我、我……怀孕了?我和玉珩……我真有玉珩的孩子了?”

  她眼泛泪花,快要喜极而泣。

  容无相:“嗯,两月有余。”

  “太好了,玉珩……”她笑着落泪,紧紧握住祈玉珩的手,“我们有孩子了……”

  祈玉珩反握住她的手。

  “不过……”

  三双眼睛齐齐转向他。

  容无相抬眸,轻轻瞥了眼女子,又若无其事移开,“祈庄主,锦夫人有喜脉虽乃好事,但她内息紊乱,唇舌泛紫,心跳也极其缓慢。初步判断,这应该是中毒征兆。”

  “中毒?”

  “怎么会中毒?”祈玉珩担忧,“秋锦一直好好的,无缘无故,何会中毒?”

  容无相:“锦夫人体内的毒,是慢性毒药,前期不易察觉,可慢慢堆积一定程度,毒性显现,久之必会要人性命。”

  “它已存在锦夫人体内近两年。锦夫人之前的晕倒,应当和它有关。”

  叶倾衣在几人间来回扫,容无相的医术,应当不会错。但堂堂庄主夫人,无缘无故,竟会被人下毒。

  她不禁想起老爷子和兰钧的事。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0912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