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14章 美人雕像

第14章 美人雕像


  叶倾衣捂住额头,谁要他牛头不对马嘴来这么一句。不过,她跟他不熟,这动作,会不会有点暧昧?

  “鸡……溟月公子,那我就先告退了。”

  “嗯。”

  叶倾衣如蒙大赦,开门闪身,融入夜色。

  “尊主。”

  等人离去,房内出现两个黑衣人,单膝跪地,颔首朝向那抹红衣。

  姬溟月慢慢转身,淡淡道:“都听到了?”

  听到……

  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

  怎么会没听到,刚刚那个小丫头如此冒犯尊主,他都并未生气,眼下也猜不透他是何意。

  “本座有黑眼圈了?”姬溟月淡淡扫向两人。

  “没……额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两人摇头,一口否定。尊主怎么会把那小丫头的话放在心上?

  何况,任谁见了尊主不是发呆就是着迷,刚刚那小丫头不也是没能逃过尊主的美貌吗?

  姬溟月似会读心术一般,眼神剜过去,“她那是装的,怕本座杀了她,那丑丫头想方设法地保命,满嘴胡诌,狡猾得很。”

  现在来抱怨了。

  那刚才是谁准许的?她一口一个神仙大哥,美人哥哥,您老人家不还是放过她了吗?

  两人诽腹,把头压低,却不敢说出口。

  姬溟月摊开掌心,一股绿色的火在手上跳跃,火中漂浮着一枚虚体戒指,戒指四周雕刻着很小的沉睡古兽头。

  若是叶倾衣在此,一定很好奇,这枚虚戒,竟和她手上戴的那个别无二致。

  “尊主,这是……”两人目瞪口呆。

  脑海里,不由想起他们那里流传的一句话:五兽灵戒神女现,弹指地狱风云变,彼岸花开开无间,忘川生缘缘生灭……

  “出现了……”

  姬溟月盯着手中那簇火,眉头轻拧,含着深思,“竟然在低等大陆么?”

  *

  翌日天明,天边露鱼肚白。

  叶倾衣起得很晚,昨夜发生的那些事,弄得她腰酸背痛,脚到这会儿还时不时地抽筋。

  该死!

  那个鸡什么玩意儿……长得那么好看,下手却如此狠辣,亏她还叫他美人。美个头!

  可是,他那张脸确实是无可挑剔,想骂也没词儿骂。

  衡阳殿……

  她怎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那里住着这么厉害的一号人物?一招未使出全力,便差一点让她脖子落地。

  叶倾衣吐气,经过一夜休息,体内灵力又浓厚不少。而丹田处,那像灵根的东西还在运转。

  之所以是像,是因为它又和别的灵根有所不同,似而非似。

  她撑着下巴,摸着戒指,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她就说,为什么第一眼见到那姬什么月会那么眼熟了。

  他神人之姿的模样,和她挖墓时看到的那座美人雕像,简直就有八分相似啊。

  可……

  “叶姐姐,叶姐姐!”裴絮儿大力敲门,震得她脑门儿疼。

  叶倾衣三两下穿好衣服下床,坐到桌边倒了一壶茶,“进。”

  “叶姐姐!出大事了!”裴絮儿一屁股坐下。

  不管桌边的人有多淡定,她很激动,“叶姐姐,我刚才上街,听人说,昨晚宫里无缘无故起了大火,把南药房和惠妃娘娘的寝宫给烧了。”

  起火?

  她偷药的时候,南药房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就被一把火给烧了?不过……这样也好,有人帮她毁尸灭迹了。

  “然后呢,惠妃那儿又是怎么一回事?”叶倾衣十分平静地啜了口茶。

  “……那个惠妃娘娘,被那场大火给烧毁了容,圣上龙颜大怒,正派人严加追查呢。”裴絮儿得意地笑。

  “又不是你做的?你这么高兴做什么?”叶倾衣瞥见她幸灾乐祸,拆穿她。

  只怕皇帝怒的不是惠妃毁容,而是存了上百种稀罕名贵之药的南药房,无缘无故被烧毁,不肉疼才怪。

  “我当然要高兴了。”

  裴絮儿一脸认真:“这样他们哪有时间找叶姐姐你算账啊?昨个儿的事,全皇都都知道了,那个宋平章本就是个无耻混蛋,叶姐姐教训得好!”

  “这下可好,连给他撑腰做主的人也没了,看他找谁哭去。”

  叶倾衣嘴角一抽。

  这丫头……

  也有道理,惠妃在后宫的地位,必定不胜以往。都自顾不暇了,还怎么过问亲弟弟的事?

  “不过,叶姐姐,那应该不是真的吧。你都已经弱得不能再弱了,怎么可能废了那猪头的灵根呢?我看,一定是有人联合起来冤枉你。”

  裴絮儿义愤填膺:“那些人,太卑鄙了!”

  叶倾衣:“……”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想象力这么丰富呢?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弱?

  “不过,有太子殿下的人守着呢,量那些人也没胆子找叶姐姐的麻烦。”

  “……”

  *

  叶倾衣将裴絮儿敷衍过去,拿了药去老爷子房间。

  老爷子盯着那瓶药看了许久,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也猜到了些事。

  他也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很多事,只需一点苗头,便能窥探全貌。

  那日叶倾衣的话,他没放在心上,可如今来看,似乎,正在应验。

  为了让他放心,叶倾衣也没多做解释,当着他的面,自体内分出了几丝灵力。

  老爷子一看,顿时愣得无话可说,激动之余,还有点老泪纵横的意味,“这、这这是……”

  这灵力瞧着虽然不同,但是,它确确实实是灵力,甚至,比他过往所见的灵力都要纯正许多。

  他不禁伸手,按住她腕子,这一探,竟是让他内心激动万分,像是沉闷已久的暗牢破开了天光,刺穿人的眼。

  久久难以平复。

  他竟然真的在她体内探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一种比灵根还要强大的东西。

  似乎是一团火,又似是一团寒冰,现在是火包裹着冰,成为主系,两两抗衡又融合。

  甚至,他还感觉到好几种,藏匿得极其隐蔽的属性。

  这丫头,难道……

  可谁料少女指尖一点,灵力便长了眼睛似的,往他身上蹿,把他一把胡子烧了个精光光。

  “外公,没了胡子好精神啊!”偏偏那始作俑者还得意忘形。

  气得他吹眉瞪眼,又好愣又好笑,直骂没大没小的黑心肝儿,将人赶了出去。

  “天不亡我,天不亡盛家……”

  “哈哈哈哈……”

  屋内,笑如洪钟,经久不绝,盖过了枝头叽喳的鸟。

  *

  四日后,无涯山庄。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1364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