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10章 徒手废灵根

第10章 徒手废灵根


  “不用,你继续烘籽儿吧。记得把我晚上要的东西准备好,别让我外公知道。”叶倾衣摆手。

  “哦。”

  裴絮儿很乖地点头。

  叶倾衣捏了一把小表弟的脸蛋,随后又大摇大摆地朝外面走。她戴着面纱,来到热闹的东街上。

  花街柳巷,熙熙攘攘,只不过,往常三两步就能跨到的对面小茶馆,今日围满了人。

  “大哥,这儿干啥呢?”叶倾衣随手抓住从里面挤出来的男子后领。

  那人瞪她一眼,“问就问,你揪我.干嘛?”

  叶倾衣连忙缩回手,从兜里摸出一把籽儿塞给他,“对不住啊大哥,请你吃瓜籽儿,我看这儿围着这么多人,以为有什么热闹事儿呢。”

  “是有事儿,不过也轮不到我们头上。”

  那人道了谢,嗑起瓜子,指了指前面一堆人,“无涯山庄知道吧?无涯庄主祈玉珩,五日后生辰,他的夫人亲自拟了请帖,邀请名士前去山庄做客。”

  “一部分请帖,早就快马加鞭送到了人府中,这剩下的只不过是庄主夫人恩赐,让一些不入流的小名士去见见世面。”

  “祈玉珩可是从天极宗出来的弟子,这帖子随随便便一发,怕是山庄门槛也得踏破喽。”

  叶倾衣吐掉瓜子皮,“天极宗的人,那应该挺厉害的吧。”

  “那可不,外面随便一颗十万两的上品洗髓丹,在他那儿却是堆满了一柜子。”

  “洗髓丹?”

  “就是给灵者稳固灵根用的。”

  叶倾衣眼睛一亮。

  这个好。

  “不止如此,那里还有上乘的雪肌膏,能淡除疤痕,保养容貌……”

  “让开!都让开!”

  “小姐,您小心……”

  人群里有人大声呼喊。

  叶倾衣偏头,一辆马车正从街道另一侧冲过来,马儿横冲直撞,赶马的人勒也勒不住。

  街中央,一个女人趴在地上急切地像在找什么,很快,她摸到了一粒珠子,放到心口,她喃喃,“找到了,找到了……”

  “快滚开!”

  马上的人怒吼,长鞭一挥,马儿前蹄一扬,正要从那女人身上踏过。

  “啊——”

  有人惊呼,闭上眼不敢看。

  突然间,耳边一声巨响,那飞驰而来的马车自空中翻了一圈,还未落地,顿时就……四分五裂,碎屑飞扬。

  而方才地上的女人,早已被人救起,拉到一旁。

  “姑娘你没事……”叶倾衣扶住人,到嘴的话刹住,这个女子竟然是个……瞎子。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谢谢姑娘,谢谢姑娘救我家小姐一命……”丫鬟从人群里挤出来,感激涕零。

  “少爷,少爷您怎么样?”

  “你、你站住!”

  从马车里摔出的人爬起来,摸了摸屁股上的包,怒不可遏。

  叶倾衣转头,“你是……”

  “竟然是你!叶倾衣!你连本少爷也不认识?你竟敢踹翻本少爷的马车!”那人指着她。

  叶倾衣抱臂,“不认识。”

  “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本少爷这张脸,你确定不认得?”

  哼,他可都听说了,这叶倾衣已经不痴傻了,被叶宛姝那么一顿教训,什么都好了。

  不可能不认识他。

  叶倾衣皱眉,从上至下,从下到上扫了一眼,恍然大悟,“哦……”

  那人哼了一声,高傲地抬起脖子,一副‘量你也不敢不知道的’模样。

  “贼眉鼠眼、歪瓜裂枣,不就是平阳候府大门前的那只……癞皮狗嘛。认得了,认得了。”

  “你!”

  “人话不说,学什么狗叫?”叶倾衣笑讽。

  她想起来,这人乃是当今惠妃的亲弟弟,萧景逸的表兄弟,宋平章,败类纨绔一个。

  仗着有点权力就嚣张跋扈,作恶多端。可笑的是,他竟然还是个一阶灵者,比平常人能力高了不少。

  “臭女人,来人!”宋平章直接叫人,把她给围住,“给我打,往死里打!”

  叶倾衣却看向他身后,突然大喊,“太子殿下!”

  宋平章一惊,忙回头,“殿下……”

  可是,哪有什么殿上殿下,“丑八怪!你骗……”

  “啊!”

  一转头,脸上就挨了一拳,还不等他喊疼,紧接着又呼了几拳。

  “你住手……哎哟我的脸……姑奶奶饶命……”

  揍得痛快了,叶倾衣才收手,看着眼前那颗‘猪头’,啧了一声。

  “知道疼就好,以后见了姑奶奶我,记得绕道走,听见没?”

  “知道了知道了……”宋平章捂着脸,连连点头,眼里却闪过一抹阴狠。

  趁叶倾衣松手之际,掌中凝聚灵力,击向她的天灵盖。这个废物没有灵力,根本就躲不过他这一击。

  “姑娘小心啊……”那丫鬟提醒。

  “丑八怪,去死吧——”

  叶倾衣勾唇,身形一闪,反手擒住偷袭的人,那些攻击在她身上的灵力瞬间消散。

  一拧,后踢,转眼间,宋平章惨叫一声,捂住命根子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只闻“咔嚓”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碾碎。

  众人唏嘘。

  不是吧?宋平章好歹是个灵者,虽然是一阶,但也入了灵修的门。

  叶倾衣,叶家那个已经不成器的三小姐,就这样把一阶灵者给一脚踢飞了?

  那可是当今受宠的惠妃娘娘的亲弟弟,尊贵的皇亲国戚,这下可把人得罪透了。

  大家颇为同情地看向那个女子,直摇头,死定了,死定了……

  “啊啊啊啊……我、我的灵根,我的灵根呢……我的灵根呢……”被摔得半死不活的宋平章惨咯咯直叫,万分恐惧又痛苦地喊,“我的灵根……不——”

  什么情况!

  灵、灵根没了?

  众人满脸惊恐。

  就因为偷袭了一掌,连灵根都没了?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事!

  大白天的,见鬼了哇!

  即便是灵力非常强大的修灵者,顶多也只能把低阶者打死,绝不可能直接就废了人的灵根。

  何况,废他的人还是叶、倾、衣!叶家那个又丑又废的叶倾衣!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叶倾衣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须臾,睨向众人,“偷袭我的下场,可不是那么好玩儿的哦。”

  惊骇之中,灵医匆匆赶来,脱口而出的四个字,才彻彻底底地惊呆了众人:“灵根……没了……”

  灵根没了……

  根没了……

  没了……

  一个两个瞪大了眼,拿看妖怪的眼神看着那个戴着面纱,目含微笑的女子,哪还有方才出手时的狠辣刻薄。

  分明就写着一脸的‘不关我事’。

  叶倾衣徒手废了人灵根!这可是皇都前所未有、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但还是没人敢轻举妄动,很快,一些探子将消息迅速禀报了回去。

  ------题外话------

  早安吖~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322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