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8章 如厮恐怖,她自闭了

第8章 如厮恐怖,她自闭了


  接连两位贵女被晕着抬出旧宅,太子殿下的贴身侍卫也齐齐出动,守卫在盛府。一时间,皇都百姓都对其议论纷纷。

  碍于消息被封锁不少,高门府邸外,也没人能想出个所以然。

  府门外,墨云轻仍是不放心,“朔方,你将三月以来,盛府发生的大小事,一字不漏,全都呈报上来。”

  为了不让盛府再次卷入朝政漩涡,这些年,他明面上几乎不曾对盛府中人多加照拂与来往。

  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们免于成为众矢之的,没想到,却给了某些人可乘之机。

  朔方点头,欲言又止,“那殿下,天极宗那里……”

  每隔三年,天极宗都会派人去各国,给极少数有潜力的人颁发通行令,让他们免了入门考核。

  这些人皆是十六岁以下少男少女,被选定后,经过几轮考核,大多都能成为内门弟子,被重点栽培。

  “着手准备吧。”墨云轻目光落在院门上,久久未挪开。

  “是。”

  朔方随他看去,也颇为惋惜。

  一说到天极宗,就想到里面那位叶三小姐。

  要知道,十岁以前的叶倾衣那可是苍邛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天才人物。

  就连如今的灵力天才墨云轻,与她匹敌之说也有些勉强,远没有她那般惊人恐怖。

  叶倾衣自打出生起,就天赋异禀,灵力充沛,在没有任何修炼基础上,三岁起便被测出灵者九阶。

  也曾在三月之内,进步神速,跨过灵武,直接从灵者晋阶为灵士七阶,在十国比试中,一举拔得头筹,名扬天圣。

  甚至在她成为废柴之前,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达到了哪个级别。

  而天圣大陆内,灵者向往,人人尊崇的大宗门派,天极宗内的一位长老,就曾亲自试探过她的灵力。

  只是,试探过后,招呼都没打就连夜赶回了宗门,说好听点是赶,其实是……

  逃。

  至于为什么逃,没人清楚。

  *

  等人陆续离开盛府,看着墨云轻叮嘱完,最后迈出府门的背影,叶倾衣才彻底松口气。

  拖墨云轻的福,她暂时可以清静了。

  盛府里里外外有人暗中护着,最近应该没有人会吃饱了撑的来找她麻烦。

  “叶姐姐,我先扶你去歇着吧。”裴絮儿赶紧搀着她进屋。

  叶倾衣扭了扭胳膊,这才想起来,盛府大难过后,仆人遣的遣,族人散的散。

  偌大的旧宅,就只剩下她和老太爷,以及一个八岁的小表弟。她还是被叶府赶出来,凑数的那一个。

  至于裴絮儿,她是当年盛明烨只身奔赴十里城救下的小难民,因无家可归,手脚利索,就被留在了盛府。

  与现在的叶倾衣情同姐妹。

  进屋沐浴后,换了身干净衣裳,叶倾衣拿出随身小铜镜照了照,这一看,吓得她手抖。

  ……不是吧?

  她那么绝色,冷艳帅痞,又攻气十足的一张小脸蛋,眨眼就成了皮不是皮,肉不是肉的丑八怪?

  脸上的疤痕纵横交错,毛骨悚然,有的虽然已经淡去,可仍然不能见人。

  妈蛋,竟然把她毁成这副鬼样子!

  自闭了一刻钟……

  叶倾衣吸了吸鼻子,扔掉镜子,忍住暴走的冲动,逼着自己平复下来,戴上面纱。

  没关系,她有的是时间……

  若不看面纱下的脸,她的姿色也是顶好的,当务之急,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恢复她的容貌。

  可……她灵根都被挖了,连最基本的汇聚灵气都做不到,怎么修?

  她挽上衣袖,看着手臂上的刺青。

  那是一个类似黑猫的图案,食指大小,闭着眼睛懒懒地蜷着身子,浑身黑漆漆的缩着爪子,头上两只耳朵耸拉着,逼真又乖巧无害。

  这是她自出生起就带来的,原本她以为只是一个特别的胎记。没想到,在她遇到特大危险的时候,它会自动醒来,变幻出实体攻击伤害她的人。

  也是多亏这只乖宝贝儿,才让叶芙兰自食恶果。

  但这些年,它也只醒了两三次,如今随她一起出现在这具身体上,没被地雷炸成渣渣,难道和它有关系?

  她摸着刺青,细细琢磨。

  *

  皇宫,御书房。

  老皇帝一身明黄色龙袍,端坐在龙椅上,精明眼里压抑着稍许怒意,“轻儿,你贵为太子,理应知道,你的言行举止代表天家,无论对错,皆被人看在眼里。”

  “当年朕已经容忍你留下乱臣贼子族亲,任他们自生自灭。而今,你又插手盛府的事,意欲何为?”

  叶盛两家的纠纷他不想过问,盛府自然不是叶家的对手。

  距那次叛乱已过五年,期间墨云轻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布局机关图,不曾过问盛家之事。

  而如今这一出,着实让他不满。

  “父皇,当年盛将军之死,委实蹊跷,时隔五年,儿臣不闻不问,为的便是让幕后之人放松警惕。”

  墨云轻垂眸,“当年那些证据,看似天衣无缝,实则经不起推敲。您不信自己的臣子,儿臣信。”

  “以前儿臣不插手,是儿臣的能力不足以应对那些宗派高手,不代表,现在没这个能力。”

  “你……”老皇帝正要发怒,可想到什么,一拂衣袖,“罢了,随你。”

  墨云轻是他众儿子中,最出色的那一个,也是最有可能拜入天极宗长老门下的一个,实力才华皆远胜于其他皇子。

  在墨云轻身上,他倾注了最多心血。往往被他几句话气得要砍人,他也不会真的把人怎么样。

  “衡阳殿那位,可还有什么要求?他想要什么,务必满足。若你能在他离开之前,得到他指点,必定获益匪浅。”

  老皇帝提起那人,眉毛胡子都不禁一颤,既恐惧又无可奈何。

  “一切安排妥当。儿臣已经吩咐下去,不让任何人前去打扰。”

  墨云轻:“他应当在苍邛待不了多久,寻到他想要的东西后可能就会离开。”

  “那就好,那就好……”老皇帝松了口气。

  毕竟,他很有可能是那个地方的人,随便动动手指,整个苍邛都要跟着山崩地裂。

  不把人当菩萨供着,除非是活腻了。

  ------题外话------

  数据不太好,可能是我写得太糟糕……

  自我反省中……

  我也自闭了……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4025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