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7章 你们把本宫的话当耳旁风了

第7章 你们把本宫的话当耳旁风了


  “这……微臣不知。”

  萧景逸眉头紧皱,显然没想到还有这层缘由。这么讲,整件事,皆是因他而起了?

  他握紧拳头,冷漠的面上有几分羞愧,若真是他引起的祸端,那他还好意思,理直气壮地来找叶倾衣的不是?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场笑话……

  “芙兰小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被点到名字,叶芙兰头皮一紧。

  即便墨云轻温声细语,可她隐隐感到几分威压,头也不敢抬。

  “殿下,臣女也是为三妹妹好,她被逐出了叶府,日子过得并不顺遂,臣女和只是想来看看她,哪想到二妹会被她……”叶芙兰柔弱辩解。

  分明她也有理,可是,到了墨云轻面前,再多的理好似也不管用。

  “倾衣。”墨云轻将她的话打断,扭头看向叶倾衣,眼底不自觉染了一层柔和,“解药给我。”

  叶倾衣搞不懂他的脑回路,不过也相信墨云轻不会害她,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黑乎乎的小圆粒。

  就像一颗老鼠屎。

  叶倾衣怕被看出异样,赶紧低头。她才不会说,这解药其实是乖宝贝儿的……咳咳,排泄物。

  但它的药用价值可是万里挑一,十分罕见的。平生第一次喂这东西,还是给一群被驱逐到边界的帮派大佬,她记得,那时候他们吃了这个,瞬间就……

  容无相离得近,淡淡瞥了一眼那颗药丸,又若无其事地收了目光。

  丑东西这解药……

  呵,有点意思。

  叶芙兰面上转忧为喜。

  原来,太子殿下还是在意她的。或许是顾及她爹爹在朝中的权位,和她在皇都的名声。

  墨云轻手里拿着那颗药,仔细看了看,随即走向叶芙兰,“这解药,是倾衣不计前嫌,答应给你的。”

  他面容清隽,态度温和,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难掩盛华。那独属于继位者的从容不迫气度,在众人眼中好感度节节攀升。

  太子殿下心慈宽仁,果然不假。

  叶芙兰喜色渐退,哪会不晓得墨云轻这是提醒她,她得感谢叶倾衣宽宏大量才是。

  可叶倾衣那卑贱身份,怎么能受得起她的道歉?她可是叶府嫡出大小姐,三阶灵者,叶倾衣她……

  如何配得上?

  即便不愿,可手臂上那股疼肿的感觉快要蔓延至她脖颈,她只好压下不甘,低头道歉,“谢三妹妹大度,肯原谅姐姐的不是。”

  说完,她才伸手,去接墨云轻手中的药丸。只是,还未碰到他的手,那粒黑色的药就被捏在二指之间,刹那粉碎。

  叶芙兰的手顿在空中,“殿下您这是……”

  “殿下……”萧景逸也不解。

  “她答应了,本宫可没准许。”墨云轻捻着碎为粉末的药,笑得温浅,“看来,你们是把本宫的话当耳旁风了。”

  什么话?

  叶倾衣自己都想不起来。

  其他人却是心脏咯噔一下。

  墨云轻没开口,他的侍卫朔方则面无表情,“殿下离开之前就说过,任何人,未经盛家同意,不得擅自闯入盛府,不得冒犯、侮辱盛家之人。违者,必受严惩。”

  “而你们,非但未经三小姐同意,擅自入府,还准备抓她请罪,将她打伤。现在自讨苦吃,还有脸喊冤?”

  “这……”叶芙兰等人面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们自然没忘记,可是,谁会想得到墨云轻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况且,近日他还在处理边境事宜,又要闭关修炼,怎会有暇顾及叶倾衣的事?

  盛府已没落至此,墨云轻竟然还如此重视……

  “来人。”墨云轻直接说,“把叶二小姐拖出去,扔到皇街,没本宫命令,任何人也不许抬她回府。”

  当先惩治的,是昏迷不醒的叶宛姝,她是最先挑事的人,晕了也没躲过一劫。

  很快,叶宛姝被人抬着出去。

  “少将军,念你有战功在身,一年后还要代表苍邛国,参与天极宗入门考核,本宫就罚你半年俸禄,取消灵者供品,自去刑审司领三十灵鞭。”

  旁人听来却是倒吸一口气。

  前面的不算什么,后面这三十灵鞭,那是专门用来惩戒灵武以下,犯有大错之人的刑法。

  普通人受一鞭,半条命也得丢了,何况是三十鞭。就算是五阶灵者,受完还不得躺半个月?

  萧景逸眉心一跳,“……是。”

  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对面被人搀扶着的女子,垂下眸。

  “至于叶大小姐,你的冒犯之罪……”墨云轻温声说,“本宫暂且不追究了。这解药,你愿意捡起来,那就捡,不愿意,那就拿些药末回去,自己配吧。”

  “我……”

  “殿下……”叶倾衣伸手拽了拽墨云轻的衣袖,悄悄解释,“那个……解药每次只有一颗啊,并且这药方……世上绝无仅有,他们配不了的……”

  意思便是,她们只能捡。

  墨云轻低头,就见她一脸做贼心虚的模样,不禁好笑地摸她脑袋,“配不了就算了,不怪你。”

  叶芙兰气得眼眶发红,泪直打转。恨不得将叶倾衣碎尸万段。

  没有药方,仅此一颗,要么捡,要么等着中毒身亡,还能怎么办?没人能救得了她。

  她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低三下四过,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受这么大的屈辱。这一切,都是叶倾衣这个贱人害的。

  子棠忙跪下,将地上的药末一点点地弄起来,放在手心,胆战心惊地递到她面前,“小、小姐……这还是干净的,您先、先把毒解了吧……”

  叶芙兰怒不可遏,手指都掐进了皮肉,哪里肯吃这样受辱得来的东西。

  “芙兰,吃了吧,没有什么比你的性命来得重要。”萧景逸虽然也不满此举,但别无他法,只能相劝。

  “景逸……”叶芙兰眼眶红了几圈,委屈得不行。

  可还是没办法,在子棠遮挡下,叶芙兰逼着自己吞那些又臭又恶心的粉末。

  她觉得此刻满嘴恶臭,胃里翻滚,却又不能吐。

  叶倾衣忍不住想笑,心里默数着……

  三、

  二、

  一……

  “————噗”

  长长的怪声划过安静的院落。

  紧接着,又是一道“噗噗噗”的连贯声。

  众人捂住鼻子,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叶芙兰脸上青白交加,红了一片。

  “哦,忘了说,这解药功效很强的,吃了会让人忍不住想……放屁。”

  叶倾衣扬唇浅笑,“大姐姐回去千万要好生休息,这个把月内,切不可动怒,否则,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叶芙兰气得没法接话,眼里冒着火。

  这该死的贱人,她一定要杀了她!

  她堂堂嫡女,竟然被这么多人围观……放屁!她的脸都已经丢光了!

  她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这一气,叶芙兰怒火攻心,两眼一翻,给晕了过去。

  ------题外话------

  早安~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4506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