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6章 无相公子:丑不拉几的小丫头

第6章 无相公子:丑不拉几的小丫头


  随着声音落下,几道身影步入院中。

  叶倾衣视线被前面的人挡住,看不到来者相貌。

  但对这太子殿下,她是有所耳闻的。若说曾经的叶倾衣是苍穹国数一数二的天才,那这墨云轻便是能与她并肩匹敌之人。

  只是,他的身份要比她高贵不少。

  她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在原主没落过后,盛家面临被诛九族之罪时,唯有墨云轻冒着被废贬的危险,顶着满朝压力,力保下盛家老幼。

  若不是他,只怕盛家早已满门抄斩,连一只猫猫狗狗都不会留下。她心里对这位太子殿下还是很有好感的。

  “臣,见过太子殿下。”

  “皇兄。”

  “殿下……”

  几人都毕恭毕敬地行礼。

  无论从身份还是实力上讲,在场没有人敢不服他们苍邛国的太子殿下,那可是被天极宗点名要收入门的弟子。

  即便是灵者五阶,为人冷傲的萧景逸,也是打心底里对他俯首称臣。

  墨云轻点头,温和拂袖,“毋须多礼。本宫在路上被人拦下,说是有人来盛府闹事,还请了灵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袭浅色锦服,袍角缀了几瓣徐徐盛开的清莲,衬着面容清贵,姿兰玉树。

  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风度盛华,谦和温良。可仔细看去,会发现他骨子里其实是冷淡浅漠,无意间的气势不怒自威。

  绕是叶芙兰心仪他,也不敢做出任何逾越之举。

  院内下人全都被盘问一遍,墨云轻才将事情来龙去脉了解清楚。

  ……

  叶倾衣隔着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隐约听到自己名字。

  直到面前出现一双绣得十分精致的白色布鞋,一股淡淡的香味散入心头。

  “太子殿下!请您救救臣女!”

  叶倾衣没有多想,一把抱住鞋的主人,掩住眼底冷光,又咳又喘,柔弱至极,“殿下,请您……咳咳咳咳……请您一定、一定要为臣女主持公道……”

  这里只有墨云轻肯帮她,倘若不抱紧他的大腿,那也没人会向着她。

  就希望这位殿下可以公正一点,哪怕不会帮她,也不要偏袒那些恃强凌弱之人。

  叶倾衣心中暗咬牙,只恨现在不够强大,沦落到要人庇护的地步,千万别给她翻身的机会,否则……

  “姑娘——”

  耳畔落下一道细细柔柔的凉淡嗓音,磁性里溢满了九月秋风般的沉缓,一点点地勾人的心弦,煞是好听,“你是否……”

  “抱错腿了。”

  似乎还带了笑意。

  叶倾衣怔住,不受控制地抬起头,就看到一张俏生生的脸。月色云纹袍,淡色薄樱唇,里外都透着慵懒散漫之意。

  分明很普通的一张脸,却格外耐看。特别是那双星眸深处,仿佛铎了无尽寒霜,只要触碰他的底线,刹那间,绝对灰飞烟灭。

  叶倾衣看呆,忽视掉他眸中闪过的杀意,没松手,直到有人扑过来,惊急叫喊,“叶姐姐!”

  “叶姐姐,你怎么样?你怎么吐了这么多血?还伤得这么严重,是谁做的……”

  叶倾衣被摇晃得头晕眼花,被迫放开那人的腿,按住额头,“絮儿,你、你别摇了……”

  裴絮儿赶紧放开,一把鼻涕一把泪,“对不起,呜呜呜呜……叶姐姐,是我来晚了,这时候才把太子殿下请过来……”

  要是再晚点,说不定她只有对着尸体哭的份儿了。

  “倾衣?”

  墨云轻看到地上女子浑身是伤,眉头不由一皱。

  若不是他行至中途,恰好被赶来的裴絮儿拦住,说不定他此刻已经进了皇宫。

  事情经过他已经清楚,眼下还是她的伤势重要,他扭头,语带恳求,“先生,可否劳烦您给倾衣看看?”

  墨云鄞把目光转向旁边的男子。

  此人名为容无相,精通医药之术,却来历不明,实力也深不可测。一月前,突然就降临在了苍邛国,被父皇亲自接见。

  他以容公子自称,被父皇和墨云轻奉为座上宾,享受最高级别礼遇,见了任何人都无须行礼。

  这样的人,他自然也不会得罪。

  容无相没接话,从袖子里取出一块薄绢,轻飘飘地覆在叶倾衣手腕,给她把脉。

  他的手冰凉,骨指白皙、修长,轻轻按在她手上,让她好似被寒气入体一般,打了个寒颤。

  这手……怎么冷得跟死人差不多。

  叶倾衣抖抖眼皮,生怕他会看出什么,一直垂着脑袋不吭声,就盯着他的手瞧。

  她只感觉有股凉凉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扫得她头皮发麻。

  该不会,真看出了什么吧?

  “先生,她怎么样?”墨云轻温和的眸子里闪现着担忧。

  时间静止了几秒。

  容无相沉默不语。

  就在叶倾衣以为他要揭发她时,手腕上的轻微力量突然消失,耳边传来低缓凉漠声音,“伤势过重,需好好调理。”

  “这半个月,药不可断,最好静养。”

  叶倾衣终于松口气。

  还好没揭穿她,这先生还挺上道。

  “那就好,多谢先生了。”墨云轻也放下心,吩咐下属,“朔方,这半个月,府里上好的补药全部停用,你亲自送到盛府。”

  身后男子点头应是。

  容无相勾唇一笑,将少女的侥幸尽收眼底,凉漠懒散的话飘下:“不客气,是这位丑……”

  他嘴角微扯,“是她运气好。”

  身子已经废成这样,她的体内竟然还能容纳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维持着功力的运转平衡,这看起来丑不拉几的小丫头,没想到气运还不错。

  也得亏是……

  碰上了他。

  *

  不远处,见墨云轻这么在意叶倾衣,还亲自恳求容无相诊治,叶芙兰心里那叫一个妒火中烧。

  算来算去,到头来,竟被废物捡了便宜。太子殿下为什么总是关心这个废物?她到底哪里好,哪里值得他费半点心思?

  她才是叶府嫡出大小姐,是叶府的骄傲,受万人崇敬瞩目的存在,只有她才配得上墨云轻。

  叶芙兰紧咬住唇,掩面轻咳。

  “殿下,既然您在此,可否为我家小姐讨要解药?”子棠接受到眼色,立马站出来,“若是再不解毒,小姐万一有个好歹,奴婢只怕老爷和夫人……”

  她也是个聪明的,晓得摆出利害关系。

  墨云轻确认叶倾衣没有大碍了,叮嘱好一切事宜,这才转身,目光温凉,“这件事,本宫自会处理,用不着你来提醒本宫该怎么做。”

  子棠忙住口。

  这里可没人敢忤逆这位太子。看似温和清雅,谦谦如玉,若真动怒,谁也拦不住。

  他面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似乎并未生气,“少将军,是你动手,伤了倾衣?”

  萧景逸面色一僵,点头承认,“是微臣失手,误伤了三小姐,愿请殿下责罚。”

  “本宫听说,这二小姐可是为了少将军你,才跑到盛府大闹一场。不然,倾衣也不会对她动手。”墨云轻面色平静。

  叶倾衣却听出了点道道,颇为讶异。

  太子殿下,真的肯为她做主?

  ------题外话------

  现在~

  倾倾:我后台硬着呢!

  容容:丑不拉几的小丫头…

  ——

  以后~

  倾倾:我不要后台~

  容容:不!你、必、须、要!


  (https://www.bqkan.com/78_78212/934992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